•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科学智慧火花校园行系列活动

灵感

胡冬寅 访问量: 【字号:

一、变革


漂浮。意识在漂浮。

脑子里面积蓄着迟钝又厚重的痛。

再醒来已经是在医院里了。天花板白的刺眼,意识像一片片飘落的雪花累积起来,头痛变得清晰而锐利。

我的记忆只停留在被车撞飞起来的那一刻,看现在这个样子我大概是被救回来了。我尝试动了动手指,似乎有一束电流穿过脑海,但我更明确地发现门外刺耳的警报声。我隐约看到了医护人员迅速聚集到玻璃窗外的身影。

我是个没什么名气的画家,虽然赚不了什么大钱,但是勉强可以糊口。除了创作一些作品,我还给杂志绘插图,去艺术学校讲讲课,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从这次车祸中恢复过来,我不禁有点犯愁。

医生告诉我,我的车祸情况很严重,虽然身体和四肢的伤势并不严重,但头部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右半脑的功能严重损坏。以我的大脑坏损程度能用常规方法治愈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于是院方大胆尝试了机械大脑的疗法,我的那半大脑已经被机械大脑所替换。但目前还处于试验阶段,我的情况还需要继续跟踪。

“还没问过你的意见。但是这是我们唯一可行的方案了。”医生的话里带着点冷淡。

“当然。谢谢您,医生。”我发出了勉强能够让人听懂的声音。看来动作还有些不适应。电流在我脑中穿梭,像一位火炬手,依次点燃了所有的神经元。


二、优点


两个月后,我出院了。

家里的智能管家好像不认识我了,经过了整整两分钟才给我开了门,而不是报警喊人来抓我。由于我身体和四肢的伤势并不严重,主要是在检测左脑与机械脑的连接情况上花了些时间。定期,我需要回医院进行后续的检查。

听说,机械脑与我的左脑之间隔着一层生化材料,说白了是一块可以导电和传递化学物质的花泥,一侧我的神经元、血管扎根在上面,而另一侧则是机械大脑,它的电极插在花泥上,两边通过电信号进行交流,那些复杂的信号分子也会在机械脑的传感器上转化为电信号。

同时,我的机械脑需要充电来应付每天的运算,它的充电设计是满足短距离无线充电技术协议,我可以对床板稍加改造以满足充电的需求了。这样每晚的睡眠就是真的在给自己充电了。

不过那些都是次要的,我发现了一件好事。

我发现我的记忆变得像视频图片一样清晰,听说这是利用剩余的半边大脑作为存储器,读入和写入的信号都会经过机械大脑的复杂处理,由于仍然存储在人类的大脑里,所以不会出现大脑被记忆挤爆的情况;我的观察力和对笔触的控制力也得到了不小的提升,毕竟机械的运算能力更强,而且还能更有效地调动我的神经元完成任务。

我的绘画技巧因此得到了不小的进步,创作起来也快得多、方便的多,这倒让我有点感谢起了这场车祸。


三、电力中断


按照医生的要求,我都会很注意晚上充电的过程。医生说不可以有太强烈的电压波动,不然两边的大脑可能在连接上出现一些不可预知的后果。一直以来停电都有预先通知的,我会提前将床内的电池蓄好电,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

突然停电的那天晚上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正在睡梦中的我突然感到电流在脑袋里疯狂流窜,与我的大脑激烈的碰撞,这次它不再像火炬手了,而是泼着汽油、手持火把的纵火犯,一口气点燃了我的所有神经元,感官和情感炸裂一般地轰击我的左脑:喜悦,悲伤,哀恸,愤怒,无数的感觉一瞬间涌进了脑海,像是台风一样掀起滔天巨浪。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过往的记忆想走马灯一样出现在我的眼前,和感情纠缠在一起,变得斑斓而多彩。

从梦中惊醒,我感受到电流激烈的在脑中盘旋。他们像潮水一样渐渐退去,化成汗水从我的体表涌出。心脏一跳一跳撞在我的胸口,我很害怕,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停电的夜中静坐了近一个小时,除了脑内电流流淌的感觉,什么都没有发生。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心理作用,不过看来没什么大影响。我松了一口气,但是睡意已经被刚才的事情弄的全无,望着散落一地的画笔和颜料,我突然有了很强的灵感——刚才脑内的画面太精彩了,要是能把他们画下来……


四、成名


我出名了。

我成为当今最卓越的青年画家。

我的画作备受各界称赞,媒体说我是“艺术届的新一匹黑马”,有称呼我为“现代梵高”,“大胆的颜色创意和敏锐灵动的线条描绘了这个时代最精彩的图景”,一位国际知名的批评家称赞道,“让我们不禁联想到梵高的画作,他在这个基础上又前进了一步!”

“真的是不知道您哪里来的灵感!太精妙了!”最近来采访我的一位记者称赞道。

“观察,大自然是我最好的灵感库。”我说着这样空洞老套的答案,但是却又是那么可信——因为我已经创作出了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一系列画作,我的答案就是标准和真理。

但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是依靠电流来进行创作的。我可能已经离不开电力中断了,每一次在充电的过程中断电,我的大脑和机械脑就会完成最深层次的交流,将机械的运算力和大脑的创造力完美的融合,完美的作品自然而然的诞生了。

不过也出现了质疑者,他们挖出了我更换机械大脑的事情,高呼:“这是机械大脑完成的画作!与他个人有什么关系?”我反问道,“难道残奥会上冠军的奖牌应该发给他们的辅助义肢?” 我的拥趸们发出了剧烈的欢呼,我的画作不断进步,不断更新着世人的眼界,他们都惊叹于我的技艺。这些质疑者的声浪已经渐渐消失了。


五、决定


但这一切不是没有代价的。

在这里我要向您介绍一下我的“朋友”:它长着我画作的风格:狂放恣肆,配色大胆,想旧时代的光涂鸦一样的线条勾勒出它的轮廓。它偶尔会出现在我创作中出现思维堵塞情况时。很奇怪,它总是模仿着我的动作。端坐在画布前,用它轮廓模糊的手在空气中作画。

它出现在我第四次调高电压的时候。那时我正为了全国绘画大赛创作作品,为了获得更灵动的色彩,更强的灵感和画面,我又一次调高电压,在头脑唤起更强的共感。低的电压渐渐没有办法提供给我充足的画面和情感了。当我正在思考该选择哪副光景进行描绘的时候,我的朋友出现了。我当即决定以我的朋友作为主题进行创作。评委们称赞这幅自画像“灵动而跳脱”,这也是我成名的开端。

为了征服那些质疑者,我在短短两月数次调高电压,参加世界性的比赛,为新的巡展创作作品。电流在脑袋里疯狂流窜的快感依然强烈,我的情感也愈来愈丰沛——但这只能靠电压来激活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亲爱的朋友越来越清晰了。它的轮廓不在模糊,我能看出它的身材和我相仿,它的面容和我相似。

我的电压越调越高,创作的瓶颈也越来越难以突破,我和朋友见面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它总是鼓励着我创作新的画作,不过脑内的画面已经不再激烈,我很难从其中获得灵感了。

我尝试用自己的脑袋绘画,却不论怎么样都无法实现之前的高度,最近参加的几次比赛都铩羽而归。媒体的关注也要将我逼疯,人们纷纷质疑,我,是不是已经江郎才尽了? 

当然没有!

最近的这次世界级绘画大赛,我一定要拿下来。

“怎么办?”我问我的朋友,“电压已经调到可能的最大值了,已经不起作用了。”

它不说话,片刻,它拿来了不知从哪里来的钢锥,放在了我的画板上。

我盯着钢锥,钢锥也盯着我,用它那锋利狭小的眼睛诱惑着我,“来吧,用我来导通您思想的隧道。”

我颤抖着,犹豫不决。哦,我的朋友,它温柔的握住了我的手,坚定而有力地鼓励着我。

我做出了决定。

金属之间摩擦的声音从未这么悦耳。液体黏腻的触感带给了我无上的灵感。燃烧吧!燃烧吧!爆炸般的电流在全身蔓延,全身的神经元和细胞都在极力地伸张,我的眼睛长满了全身,我的耳朵长满了全身,皮肤在捕捉着空气中的每一丝味道,我仿佛置身于色彩的涡旋之中,无数的情感将我裹挟其中。我疯狂地抓起画笔,猛烈的涂抹着颜色。不再管什么样子,不再管什么构图,我疯狂地宣泄着脑内爆炸的情感,还有我渐渐在电流中蒸发的灵魂。


六、尾声


“今天凌晨,著名绘画新秀被发现死于家中,其头部插有钢锥,画布上是其生前完成的最后一部作品,主题是飞鸟。经警方调查家中智能管家拍摄监控,并未发现有他人踪迹,目前初步判断为自杀。社会各界议论纷纷,有人称他是担心自己才华用尽而选择自杀,有人则称其实他的作品一直是代笔,下面我们请到了专家来为大家分析一下。专家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