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科学智慧火花校园行系列活动

控制

梁飒 访问量: 【字号:

Jackson来到了大学时好友Ken的实验室,简陋的散发着奇怪气味的生物实验室。

“Hey,伙计,你又在搞什么研究,上次你捣鼓出来的什么生物药品有药企买吗?”

“嗨,别提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人一向没有什么眼光。倒是你,最近自己的小公司怎么样了?”Ken情绪不高的回复道。

Jackson无奈的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没钱给员工高的工资,又有几个工作能力强的人跳槽了,我连挽留的条件都给不出来,再这样下去,公司不垮是不可能的了。真是,要是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对我一心一意的药剂就好了。”

Ken突然冷笑道,“让人一心一意对你的药剂,别说我这还真有。”

“你别开玩笑了,你要是有,你女朋友还离开了你。”Jackson只当他在开玩笑。

“我只是不忍心给她用这种不确定的东西,毕竟我的研究还不成熟,直接用在人身上太残忍了,不合乎科研道德。”

“你倒是一直这么清高,有什么用。跟我讲讲,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你知道有科学家做过研究,老鼠感染了一种细菌,一段时间后科学家用药剂治好了老鼠,体内已经完全检测不到这种细菌了。”Ken慢悠悠地讲道。

“那很正常啊,说明药剂有效,我这个差生都知道。”Jackson不耐烦地打断道。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之后老鼠的行为反常,看到猫也不躲,不害怕,不逃窜。等于自己乖乖等着被吃,更有甚者,给猫带路,方便他们抓其他老鼠。而那种细菌正是从猫传染给老鼠的。”Ken接着说道。

“所以呢?我没懂,这和让人一心一意对你有什么关系?”Jackson不解道。

“那些感染过细菌的老鼠不是对猫一心一意,被吃都不跑的。”Ken对自己好友的理解能力表示深深的无奈。

“哦,那为什么要强调科学家用药剂治好了老鼠,完全没必要吧?”Jackson又问道,突然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

“那是因为如果不治好老鼠,老鼠就会死啊。而且是体内已经没有这种细菌了,还有这种反常的反应,很有可能是脑部神经发生了改变。而脑部神经的改变目前我们还无法准确观察到,所以这个实验也就到此为止了。”Ken轻轻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观察不到,现在不是连细胞内的结构用什么冷冻电镜就可以观察了吗?”Jackson不解。

“唉,你真是把学的知识都还回去了。人的大脑有860亿神经元,而神经元之间的连接又错综复杂,我们依靠神经元上的突触之间的连接传递信息,产生记忆。看一个神经元容易,但是看那么多的神经元之间连接的改变从而确定人是否精神正常目前根本不可能,数量太庞大了。线虫才302个神经元,人们还研究不清楚呢,相关论文还能发在《Nature》上呢。更何况人类的860亿神经元呢。”Ken细细地解释着。

“所以利用这种细菌之后再治好就可以让人一心一意了,天,好棒,太神奇了。”Jackson突然兴奋地叫起来。

“你也太乐观了,还需要媒介和信息啊。我用的是朊病毒作为载体。”Ken开始认真介绍,因为他也发现了Jackson的兴奋,索性多说一些,“就是先将那种细菌中的关键基因接到朊病毒的基因上,再用这种病毒去侵染某一个人的正在培养的细胞,用剪切酶、连接酶再次进行基因组合,从而使病毒记录了这个人的信息。再将这种病毒感染到目标人群一段时间后再治疗就好了。而且只好之后不会被发现。”Ken也不知道讲这么多对方是否能听懂。

“那为什么用什么病毒呢?好麻烦的样子。”Jackson接着问道。

“便于携带啊。朊病毒是可以结晶的,方便保存。也是正因为如此,目前科学界仍无法将其分类,无法准确给其归纳为生物。唉,生物分类可是很麻烦的,什么三界分类、五界分类的,一种生物有时还可以同时属于两个界,比如动物界的眼虫就是植物界的裸藻。”Ken解释得很清楚。

“哦,我明白了,不早了,我先走了,你忙吧不打扰你了。”Jackson突然决定要走。

“你可真行,我免费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科普,连顿饭也不请我。行吧,赶紧走,别打扰我做研究。”Ken也清楚Jackson的性格,不再挽留。

“我走了,拜拜。”说完Jackson就急匆匆地走了。

一个月后。

“嗨,在忙吗?”Jackson又来找Ken了。

“不忙,怎么了?”Ken问道。

“上次你说的那个病毒,你能不能用我的细胞给我培养点,不多,用在我家新买的大狗身上,巨凶,希望它能听我的话。”Jackson有些小心地问。

“什么狗啊,不成熟的技术要不算了,你家新买的狗治不好死了就不太好了。这点人道主义我还是有的。”Ken回复道。

“我也不清楚什么品种,没事死就死了,你给我弄吧,不然太烦了。”Jackson无所谓地说道。

“那好吧,来,给我点你的口腔粘膜细胞,这最好取。一个月之后再来找我吧,到时候我把病毒和药剂都给你。”Ken答应了,取了Jackson的口腔粘膜细胞。

“行,那谢了,我先走了,公司目前的财政出了点问题,我要去解决,有空聊。”还不等Ken说些什么,Jackson便走了。

一个月后。

“我来拿东西了。”Jackson开门见山地说。

“你们家的狗还没驯好,要不算了,怪麻烦的。”Ken再次劝道。

“没事,给我吧,怎么用?”Jackson果断地说。

“先把这份结晶好的病毒用水溶解了,放在狗粮里就好,一天之后再把这份药剂溶了放在狗粮里就行了。我给你的可是一个成年人的用量,你家的狗可不一定受得住。”Ken一边解释一边将两份东西递给他。

“谢了,我请你吃饭。走。”Jackson搂着Ken就往外走。

“你公司财政解决了?”Ken不忘替好友考虑。

“没,不过一顿饭的事,走吧。”Jackson说道。

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饭馆,点好菜后Ken去了洗手间,回来时自己的米饭也上了。

一顿饭边吃边聊,也是十分愉快。

第二天,Jackson又来了。

“你最近怎么老往我这跑,不至于吧,最近突然变得对我热情了,你家的狗怎么样了?”Ken问道。

“我来看你,你还不高兴,我可是要请你吃饭的。狗也就那样吧。”Jackson无所谓地回道。

“没效果吗?不应该啊?走吧去吃饭,这次我请。”Ken大方地说。

然后他们来到了相同的饭馆,一切都和上次一样。

又过了几天。

“你怎么不来找我了?”Ken难得主动打电话问道。

“你知道,我的财政出问题了,员工与合作商都要跑,我现在忙得焦头烂额。”Jackson烦躁地说道。

“哈,我帮你,就用那个病毒。保证万无一失。”

“我不要,查到我头上就麻烦了。”

“不会,用我的细胞,不用担心,我不会害你的。到时候,允许我进你们的职工食堂,见合作商时我安排时间。”

一年后。

Jackson的公司运行越来越好,凡是来这里工作过的员工都是对这里尽心尽责,即使被炒掉了,也依然在各方面支持公司,合作过的合作商都愿意再次合作而且总会让利。而Ken虽然不在公司里有职位却对公司大小事务格外上心,当然他并没有忘记本职,依旧进行着科研,但开始热衷于人体实验。

三年后。

Jackson的公司已经是行业领袖。

Ken因为进行违法的人体实验被捕入狱,不久就自杀了。

Jackson在自己的别墅中喝着红酒,晶莹的玻璃杯闪着暗红色的光,他勾了勾嘴角,“的确,谁都无法发现,但是抱歉了,只有你不在了,我才是绝对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