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科学智慧火花校园行系列活动

失去的记忆

谢伟华 访问量: 【字号:

在德国与波兰交界内有一处隐秘的森林,有一座古堡静静地矗立在森林深处,散发着神秘而有人的气息。猫头鹰睁着漆黑的眼睛,静静的看真着已陷入黑幕的森林,慢慢的刮起了一阵风,呜呜咽咽的,好像有人在哭,又有人在笑,树木狞笑着张开那黑黝黝的手臂,想把你抓入无穷无尽的黑暗里,他张着血盆大口,好像里面随时会跳出你不知道的东西,小草只是在哭泣,摇曳着瘦弱的身躯,他们是在害怕吗?,或者只是低着头笑出了眼泪,又有人来了吗?乌云遮住了月亮,游戏已经开始了。

建造这座城堡的人,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有很多人被关押在这里边,进行着不可告人的训练。

“你们给老子坚持住,如果连这关都过不了,你们还想上战场?别做美梦了,告诉你们吧,来到这里,你们要么要么努力活下去将来为国效力,要么被当做强者的的“食物”吃掉,如果有人想逃跑,那就是死路一条,我们不可能让你们把我国的核心科技泄露出去,只有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说着,教官用枪打死了一个坚持不住的人。

这座城堡进行着一个可怕的计划,帝国的天才科学家团队研制出了微型量子计算芯片,只要将这种芯片植入到人体内,这个人就会展现出惊人的运算能力,反应能力,所以帝国决定对一些年轻人植入该芯片,并进行残酷的训练,在不久之后即将发动的战争中作为出色的间谍潜入世界各地,为帝国收集情报。这里的制度是残酷的,每天都要进行死亡筛选,每天都要淘汰掉10%的人,被淘汰掉的人,只有死路一条,只有最后活下来的10个人,才是最出色的。

年轻的阿修道尔,自打他记事起就已经在这座城堡里了,好像失去了以前的记忆,没有什么牵挂,所以每天就是进行训练,然后活下去。他漫无目的的活着,训练就是为了活着,活着就是为了训练,本以为他的日子就会这样进行下去,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这座城堡的秘密。

其实一直有一个问题,这些正在训练的年轻人从何而来?每个人都有类似的经历,那就是没有来到这座古堡的记忆,这个问题困扰了阿修道尔很久,为什么他会没有之前的记忆?推衍术他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比如说,他看到樱桃树上落了一只喜鹊,以当天的八字起卦,可以推演出与该事物有关的事件推演出千亿种结果,其中有一些结果是类似的,如果将这些所有事件做一个概率密度分布,几率密度最大的事件,就是最有可能发生过或将要发生的事件,然而这仅仅是可能,至于这件事发没发生过或者以后发没发生,与观测者有关,所以阿修道尔并不是非常依赖推衍术,只是经常作为一种消遣。然而无论他看到什么事情,推演出的结果都没有与他来到这座城堡之前有关的,所以他非常担心,好像有人刻意隐瞒了什么,或者是推衍术本身不够完善,这些事情一直困扰着阿修道尔。

阿修道尔一直没有什么牵挂,尽管他每天进行着残酷的训练,根本没有时间与别人搞好关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阿修道尔不再甘于只进行训练为他人所摆布,他想知道他之前是干什么的,丢失的那一部分记忆到了哪里?

有一天,阿修道尔负责处理被淘汰的选手的尸体,正常来说实体需要高温焚毁的,然而那一天他没有那样做,他突然心生一个想法,如果将他们体内的芯片取出,看看会不会发现什么。

为了不被发现,他仅仅花费少量的时间取出了一个人的芯片,这枚芯片与普通的芯片并没有什么差异,确切的说,更像一块绿色的板子,阿修道尔用推衍术算了一下这枚芯片,令他惊讶的是,概率密度分布呈现了一个十分尖锐的形状,该尖锐性状的事件是这枚芯片他曾经接触过,然而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他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件事情的发生,也许是推衍术的误差,也许是在他来到城堡之前的事件,这成了一个问题。

今后的几天里,在残酷的训练中,阿修道尔渐渐将这件事情忘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堡内的人越来越少,阿修道尔虽然顽强的活了下来,但是他越来越意识到生存下来的困难,也许有一天,他自己也会被淘汰,这样的话他得考虑一下如果自己被淘汰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被杀。

教官杀人的方式很简单,因为大多数被淘汰的人,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完成训练的,如果是体力不支的人,很简单,自己开枪打死即可;但如果他体力较为完好,教官就会委派那些没有被淘汰的人杀掉被淘汰的人,被委派的人在第二天的评比中会加分,这样可以避免由于被淘汰的人的出色的反应能力而导致失手。

终于有一天,阿修道尔被委派杀掉被淘汰的人,他对那些人并没有什么怜悯,因为也许有一天他也会变成这样,所以经过周密的演算,很快就解决掉了这个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件令他非常惊讶的事情,他没有用与他厮杀起卦,而是用将他埋葬起卦,居然有一个尖锐的几率密度分布就是未来阿修道尔将会去祭奠他,这件事成功的吸引了阿修道尔的注意,一个素不相识被自己手刃的人,为什么要去祭奠他?难道是他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亦或是他丢失的记忆与他有关?阿修道尔并没有得出答案。

这件事让阿修道尔迫切的想要找回自己的记忆,他深刻的意识到,如果现在被他杀的人以后要去祭奠他,那他岂不是正在做一件令自己后悔的事情?如果是这样,那以后岂不会做更多令自己后悔的事情?也许待在这个城堡里本身就是一件会令自己后悔的事情,所以他必须找回自己的记忆,看看到底曾经发生过什么。

在以后的几天内,他主动请缨处理那些被淘汰的人的尸体,取出他们的芯片,进行推演,尽管细节不尽相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这些芯片他曾经接触过,这令阿修道尔百思不得其解,制作这些芯片的是帝国的天才科学家团队,严格对外保密,就连这些被淘汰者的芯片都要连同尸体高温焚毁,他根本没有机会见到这些芯片,更别说接触这些芯片,他能接触的只有他自己的芯片,想到这里,他真的很想把自己的芯片取出来看看会有什么结果,然而阿修道尔不会这么做,因为谁也不知道取出自己的芯片会发生什么,推衍术并不是万能的。

时间渐渐推移,剩下的人越来越少,令人惊讶的是,有一个人的芯片由于是个残次品,居然坏掉了,令人惊奇的是,这个人居然被直接杀掉了,这就很令人震惊了,如果说被淘汰而杀掉,是这个人的素质不行,但是这种硬件问题,完全可以更换一个。同时阿修道尔又意识到,之前那些淘汰者的芯片也没有被取出来,而是随着尸体一起高温焚毁,虽然他没有概念,但是制作这么一个芯片的成本应该是很高的,成本如此之高的芯片就这么直接销毁没有什么道理,还是说一个芯片只能给一个人用,并且一个人至多只能植入一枚芯片,如果是这样的话,问题就迎刃而解,然而新的问题又产生了,如果一个芯片只能给一个人用,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有如此苛刻的限制?阿修道尔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推演,仍然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看来这件事情仍然需要一些机遇才能解决,就像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修道尔越来越担心自己的安危,他迫切需要解决这件事,所以他决定既然芯片隐藏了这么多秘密,那么他是否可以从芯片入手,比如说自己试着制作这种芯片,看看是否能发现什么。然而阿修道尔的知识储备不够,但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他每天偷偷挤出睡觉的时间,共度各类书籍,很快就对量子计算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过了一阵子,他以之前取出的芯片为模板,很快便制作出了另一枚芯片,就好像是自己曾经了解这种技术一样。这枚芯片的局限性就是只有懂得芯片制作原理的人才能够使用,那么就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只有芯片的制作者才能使用这种芯片,那么,在这座城堡中的人岂不是都是曾经的芯片制作者,也就是所谓的天才科学家团队。

阿修道尔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如果他们这些人是芯片的制作者,帝国为什么要抹去他们的记忆然后对他们进行残酷的训练和杀戮,答案显而易见,帝国不希望这项技术泄漏到国外,只希望自己拥有这种技术,如果让很多人都掌握芯片的技术,难免会有所泄露,而最简单快捷的办法就是让芯片制作团队来植入这些芯片,这样不但不用让更多人了解芯片技术,更不用担心团队的成员泄露该项技术,可谓是一举两得,所以,帝国采取了该项政策。

阿修道尔顿时感到坐立不安,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帝国的做法简直是惨无人道,这个机关的所有知情人士和自己应该算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他必须瓦解掉这座城堡,找回自己的记忆,还整个科研团队一个公道。

阿修道尔开始密谋如何瓦解掉整个机关。其实这个机关内部的人并不多,之所以能够维持,应该算是被实验人员没有之前的记忆,容易被洗脑,把这里的规矩当做是天经地义,所以才能够如此少的人控制大量的被实验人员。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让大家拥有反抗意识,如果整个机关的被实验人员都起来反抗,那瓦解掉这个机关简直轻而易举。接下来问题来了,造反需要一个领导者,这个领导者是很危险的,决不能由自己来当,如果让别人来当,他也没有什么人际关系,那么,只有一个解决办法,制造一个虚拟的想象中的人物,这个人物并不一定要真实存在,只要让大家相信他存在就可以。阿修道尔进行了一系列推演,决定用下一个被淘汰者的尸体制作一个傀儡,命名为克里曼,再进行易容,这样不但可以掌握芯片的能力,还可以在幕后操控。

造反在有序的进行中,先是克里曼与大家搞好关系,然后在空闲时间进行一波一波的煽动性演讲,很快大家都被渲染的群起激愤,再也容不下自己任人摆布,拥有了反抗意识,很快这个组织就被瓦解了,然而新的问题又产生了,如果不彻底解决掉这个项目的知情人士,他们将永无宁日,然而那些知情人士散布在帝国各地,难以一网打尽。

阿修道尔将这个机关的事情很快的散播了出去,帝国上下人神共愤,强烈要求严惩这件事件的谋划者,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谋划者应该是帝国的军方,如果要对他们出手,并不是很容易甚至会造成叛乱,虽然这些与阿修道尔无关,他只想自己过得好,然而他潜意识中认为,曾经的自己并不希望自己的国家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所以他决定暂且放过这些人,而是通过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那么首先他们要找回自己的记忆。

找回记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并不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记忆是如何被消除的正是这件事的突破口,军方的知情人士指出,由于芯片拥有过于强大的计算能力,所以需要很高的要求,人脑中不能有多余的信息,也就是说,植入芯片需要将脑内的记忆备份到芯片中然后全部消除。也就是说在他们植入芯片的时候,他们的记忆就已经丧失了,那么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只要先将芯片取出,然后将芯片内的记忆重新植入大脑就可以完成记忆的恢复,但是同时意味着丧失了拥有芯片时期的高超的计算能力,而且以后再也无法拥有。

很多人犹豫了,然而阿修道尔并没有犹豫,最近发生的事情,他深刻的认识到,拥有特殊能力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仅仅是因为掌握了核心科技就被如此对待,如果是掌握如此能力还对帝国有敌意,将来想必会很麻烦,所以他选择了取出芯片找回记忆。

恢复记忆后,阿修道尔也丧失了芯片的能力,同时由于芯片对大脑的高负荷,阿修道尔常常会头痛,反应也比别人稍微慢一点,在人际交往上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他以前习惯于通过推演来处理问题,然而现在,他根本猜不透别人想什么,曾经发生过什么,将来会发生什么,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渐渐融入这个社会,然而还是不擅长与别人交往。后来他去了一家科研院所,然而从事的并不是以前的尖端科技的研究,而是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能够很快转化为社会生产力的研究,这样的平淡的生活,阿修道尔很喜欢。

后来阿修道尔去祭奠他曾经的同事,夜晚,站在他的墓碑前,阿修道尔回忆着这些年来发生的一切,从共同从事科学研究到发明出量子计算芯片,再到后来植入芯片成为被实验者,每天残酷训练,后来的发现阴谋,造反,和谈,再到现在的平淡生活。顿时感觉时间如白驹过隙,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想起了苏轼那句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真的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然而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不像那清风与明月是不变的,真的自己化作那清风与日月同始终,与天地共短长,见证着世间的一切。又想到自己曾经是天才科学团队的一员,现在也能过得如此平淡,自己死后会不会有人记得自己?想起自己在世上无亲无故,自己最大的贡献又是已经被雪藏的量子计算芯片的开发,想必并不会名垂青史,又想到自己在城堡中残酷的杀戮,现在有这样的生活也算不错了,也就只有将来做好自己的科研工作,造福人类,也许会在历史的绘卷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在墓碑前矗立了很久之后,阿修道尔又想到了那句到乡翻似烂柯人,像诗中一样,短短一瞬间,就好像过去了一百年。感慨颇多,收获也颇多,唯有更积极地面对将来,才是现在他最好的生存方式,即使失去了推衍术,失去了高超的运算能力,失去了很多曾经的朋友,但是心若在,梦就在,努力活出自己的一片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