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发表评论  0                

确切认识干热风产生根源,积极探索防治对策

投稿时间:2020-09-19 12:23 投稿人:鲁海泉 【字号: 访问量:

去年智慧火花网发布了小麦“干热风”危害范围及发生的可能性。(予警)一文,不幸的是予警成真。“干热风”如期而至。具体情况描述于下:

1 、西平县气象数值;

4月30日,最高温度30.7℃.最低温度16.9℃。

5月1日,最高温度30.4℃.最低温度17.6℃。

5月2日,最高温度37.9℃最低温度16、2℃。

5月3日,最高温度39.8℃最低温度18.7℃。

以上连续 四天,最高温度破坏了小麦的较高温度(8—28℃)尺度。特点:1、最早,提前到四月底。2、延续时间长。四天。3、猛烈。在5月2日出现37.9℃,3日出现39.8℃创记录高温天气。5月全月小麦无生机。由此产生的状况和以前大不相同;植株苦黄早,收割提前。(以前破坏的是较低温度而今是较高温度)在生育动态图的反映;

西平小麦生育生态图2019-2020年度

出穗是4月7日。灌浆时间22天。占常年灌浆时间58%。减产2—3成。

自2018年起。连续三年的干热风情况;①2018年发生在5月15号,历时三天...②2019年,发生在5月25号,灌浆结束,③2020年,发生在4月30号。灌浆历时22天。减产2——3成。就这三年的情况看;两年减产,一年丰收。丰收在于两个温度范围的统一,减产在于两个温度范围的破裂。(阴阳决离)

发生时间,并不是循序推进,而是跳跃不居,没有规律可循。但有一点是可靠的;在中长期预报中去发现阴阳决离如:5月3日,温度是21——34度。5月4日、是22℃——39.8℃.这两天都标志干热风的到来。提前一周预测是可以的。而原定干热风标准,无法做到这一步。如:西平县气象局2019年5月22日12时42分发布干热风黄色预警信号:预计今天白天我县大部分地区日最高气温大于等于32℃,14时相对湿度小于等于百分之30,且14时风速大于等于3米/秒,将出现干热风天气,请注意防范。防御,指南:①小麦灌浆初期适时浇足灌浆水;②根据气象预报,酌情浇好麦黄水;③喷施磷酸二氢钾。(预警信息来源:国家预警信息发布中心)

这是发布单位历行职责照章办理。与科学的真实性无关。

其实,上述干热风标准(三个三)在上世纪初已见于书刊。可能是集体设定,温度大雨等于32℃,相对湿度小于等于30%,风速大于等于3米 /㎡。我个人认为①没有客观依据②湿度、风速这两个指标是偶然的,甚至是多余的。③32℃不能涵盖当下的实际温度。“理性矛盾的真实积极的意义乃在于认识凡一切真实之物都包含有相反的成分于其中。因此认识甚或把握一个对象,也就是要觉察到此对象为相反的成分之具体的统一。而旧形而上学,已经看到,欲研究一个对象以求得形而上学的知识时,总是抽象地去应用一些片面的范畴,而排斥其反面。144页(小逻辑)

上述是小逻辑的原话。我的理解它他是正确的,认识的客观对象必然是相反的成分之具体的统一。  而西平预报最根本的问题是不能反映客观现实。2019年5月22日预报的干热风,在当时当地(西平)没一点反应。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发上干热风。

干热风的三个指标对于理性认识都是错误的;①没有显示相反的成分②对于防治措施没有留有足够的时间(上万亩面积不可能在短时间完成。)③需要动员广大群众,不是业务部门能够单独完成的。。

而“芒种三天青杆自死”的温度前移的认识;①温度包含着相反成分(高低温的同在——昼夜循环往复,光阴一体)。②在中长期预报中,可以发现 干热风的征兆。例如今年 提前在预报中发现;5月3日,温度是21——34度。5月4日、是22℃——39.8℃.③这两天都标志干热风的到来。提前一周预测是可以的③给防治措施留有足够的时间。

至于防治措施,没有现成的。农谚有“麦在火里秀,还得水来救。”另外,“麦下八十三场雨 ”,要灵活掌握。没有补浇。水分蒸腾降低危害。

两温度范围客观依据;参考六阴六阳示意图

六阴六阳示意图

这个图十多年制作的。主要看遂平县历史气象记录(最高、最低温度)和24节以及六阴(重蓝色)六阳(红色)示意图互相对照。两个温度范围就潜藏在最高温度和最低温度之内。象蛇一样由左向右延伸 左尾右首。越来越粗。它表示由冬至一阳生,到夏至一阴生,温度变化的状况。植物是由各类细胞组成的生命体,细胞功能正常与否,决定影响植物机能的运行。而这两温度范围就是细胞功能正常与否的生命线。在上个世纪初,温度尚与时间挂钩,近期由于温度升高,破坏了这种稳定性,脱离了时间的笃定,提前了。——“芒种三天青杆自死”。——就是干热风频发的原因。

鉴于世卫组织未来五年世界持续变暖。2020年7月10日,电视报道”如果高温持续,干热风也会持续发生。认清干热风产生的根源,积极开拓防治措施,降低危害程度,是当前小麦生产迫的任务。特撰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