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发表评论  3                

记忆的本质(节选)

投稿时间:2017-01-03 10:42 投稿人:李年和 【字号: 访问量:

外界刺激信号在大脑里是怎么转变成一种意识体验的。眼睛.耳朵这样的感觉器官对特定的刺激产生反应,最后是怎样转变为思想或者感情?

在感觉章节己详细进行了剖析,外界刺激信号能量态传递到树突,刺激树突和树突棘使其转化成神经递质,在数减量增整合放大下达成我们感知到的意识体验。

可是人的记忆是怎么一回事呢?

目前人类对记忆的认识不外对经验过事物的识记,储存,一些近期,短期记忆和海马体相关联,但所有认识都依旧是云里雾里。没有从神经元物质具体运动的角度对记忆进行解读。

记忆实际上就是对经验过事物的感觉再现过程,如果了解感觉再现过程的产生识别,也就了解决记忆的物理运动方式。

感觉的产生是在数减量增整合放大下,产生的神经递质释放刺激树突和树突棘的结果。如果这个神经递质没有释放完,那么重现这种神经递质刺激树突和树突棘过程就是感觉再现过程,也就是记忆再现。

可问题之一:我们怎样完成这个再现神经递质刺激树突和树突棘过程,从而完成记忆;之二:我们怎么知道这个再现神经递质刺激树突和树突棘产生的感觉是我们经验过的感觉呢?

我们知道儿童的记忆比老人强,意义和联想可以强化记忆;一些不能回忆起的记忆可以用催眠唤醒。我们还知道,技能如通过学习获得就很难被遗忘;比如你学会骑自行车;你即使十年不骑;你也不需要重新学习记忆。我们很容易记住6个数字以下的,但回忆7个数字以上就比较困难。

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将记忆弄的很复杂;既然记忆是经验过事物的感觉再现过程,而感觉的产生和神经递质刺激树突和树突棘有关;那显然神经递质和记忆是有关系的。

但问题是神经递质怎样达成记忆的呢?

我们知道大脑中存在许多白质和功能柱(皮层柱),他们是紧密聚集的轴突,这个结构好处是:

1、可以使单个神经元的所有树突都产生轴-树突突连接,以达成最大程度的数减量增能量上放大。

2、可以使相同信号的神经递质能量表达在下一个承接的神经元轴突处,这样产生的神经递质是一样的。

应该说轴突未端释放神经递质能量是和神经递质数量有关的;虽然神经递质释能量有两个结果:

1、刺激树突和树突棘产生感觉

2、使树突内尼氏体(或者其它分子)接受能量转化成神经递质。

在1中,树突和树突棘产生感觉只和单个神经递质的释放能量有关,或者说单个神经递质的释放能量决定树突和树突棘的枝叉形状变化,即感觉;而越多个同类神经递质的释放能量决定树突和树突棘的枝叉形状的张力,或感觉强度。感觉即是对事物刺激的反映,而感觉强度只是对事物刺激的反映的放大;就象立方体,立方体可大可小,可密可疏;但长宽高是等长的。

在2中,轴突未端神经递质数量越多,则释放能量越强,这直接影响下一个树突内尼氏体(或者其它分子)接受能量转化为的神经递质能量强度,也就确定了下下一个神经元树突和树突棘的感觉。

这里我们看到每一个神经递质是由上一个神经元轴突突触释放能量和本神经元内尼氏体(或者其它分子)正相关。依其回推,我们知道每一个对事物刺激产生的神经元传递路径之结果有相应的神经递质相对应。

这样看来,储存了神经递质就储存了记,只是人类的记是运动标记。运动标记和储存是有区别的;简单说储存是静态的记,记就是储存,运动标记是靠运动体现的,是动态的记,记和储存是对应关系。

实际上从小到大的各种学习就是记忆习得,但这和经经验过事物的记忆是不同的;或者说我们怎么知道回忆的感觉就是经经验过事物的记忆呢?比如背诵一首五言诗和创作一首五言诗;我们是怎样识别的。要知道创作一首五言诗也是建立在习得之记忆的基础上。

储存了神经递质就储存了记,但这个记(储存的神经递质)如果释放完则记就消失了,应些必须存在一种结构对储存的神经递质进行复制,即在释放一个神经递质产生记的同时又产生并储存一个神经递质;这样就会达成中长期之记。
当然记之感觉是对树突和树突棘的枝叉图形表达,如果能够改变或固化树突和树突棘枝叉图形则就会是更长期的记忆了。显然,改变或固化树突和树突棘枝叉图形是可以遗传的。人和各种动物一些遗传性技能进步正是通过对不断改变或固化树突和树突棘枝叉图形的进化达成的。

这里不谈改变或固化树突和树突棘枝叉图形永久之记,还是去谈短,中,长期记忆。我们只要了解2个问题即可解决短,中,长期记忆的本质。

1、我们怎样确定我们的回忆思维是记忆而不是创造?比如我们是怎样识别一首五言诗是记忆而不是自己即兴而作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即兴而作也是建立学习记忆基础上,如果我们无法进行识别谈记忆就没有意义。

2、怎样在释放神经递质之时又在同一个神经元上复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神经递质的呢?

应该说1和2的问题是相关的,甚至很容易想象到解决了2就解决了1。

我们己经知道,数减量增达成了神经递质的变化,也达成了新的感觉;而这个感觉也是对外部刺激的表达。但是如果在神经元传递中是数不减的传递,或者说一个神经元的树突只接受一个突触刺激,那么这个刺激产生的神经递质就是对上一个神经递质的复制。这样如果这个单一传递能够回转到起点;就可以完成神经递质的复制,也就完成了记忆。这就是说如果在大脑中存在一个环路结构,由于这个环路结构可以在神经递质释放时同时对神经递质进行了复制;记忆就可以在这个环路结构达成。这就是对2的解决。而神经递质复制是单一传递的,数不减量不增;而这种运动方式很容易被大脑识别的。

所以

1、我们怎样确定我们的回忆思维是记忆而不是创作呢?

对神经递质复制是单一传递,这样树突和树突棘枝受到的刺激即会被大脑识别成回忆。

2、怎样在释放神经递质之时又在同一个神经元上复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神经递质的呢?

建筑一个环路结构就可以达成神经递质的复制。

现在问题是大脑中存在这样的结构吗?

在海马结构中,存在着帕帕兹环路和三突触回路就是非常好的证明。因些帕帕兹环路和三突触回路是一定和记忆有关的。而至所以和记忆有关是由于他们对经验过事物产生的神经递质进行了复制。另一个和记忆有关是皮质上,由于皮质中存在皱折和沟回,这也给神经元环路传递创造了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