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发表评论  2                

论生育动态图在农学中的历史地位

投稿时间:2015-01-01 19:25 投稿人:鲁海泉 【字号: 访问量:

引子

凡一切真实之物都包含有相反的成分于其中。因此认识甚至或把握一个对象也就是要觉察到此对象为相反成分之具体的统一。(引自贺译旧版小逻辑144页)

当前我国历法仍沿用西历和农历两套历法。西历全球通用,而农历是我国独创。

我国是个农业大国。农作物的种、管、收总得有个时间安排,农历在一定程度上是适应农业生产需要而创立的。不违农时是公认的准则。最早是范胜之提出“趋时和土务糞泽”,把时间观点列为首位。后魏贾思勰在齐民要术中提出‘知时为上’的观点,元王帧农书有 ‘授时指掌活法之图’。(王帧农书的第一篇也是“授时第一”开头第一句“授时之说,始于尧典”依此说授时应用于农业起源更早”由于24节中的时节含有两个内容:一是指固定的时间;二是指变动的气象因子。在年际间,变动的气象不一定符合固定的时间,致有气至时未至、及时至气未至之说。为了补救这一缺点,王帧把每一个时节的十五天又划分成三个侯,全年共有 72侯,每一侯选择一个对气象敏感的物什作标志,以确定气先至后至。如立春的一二侯标志是东风解冻、蛰虫始振。但由于时过境迁,大多数标志已不适用,(我个人是用自然历代替的)清雍正年间,出版了一部农业大全,书名就叫授时通考。开张明义第一篇就是授时。可见授时在农业生产中的地位是极高的。自范胜之(公元前33年)到清朝末年,长达两千多年。可见授时这一观点千百年来 一 直是居于主导地位。农历的作用是功不可没。

辛亥革命(1911年)以后,授时与授温开始混用。但在栽培著作中授温有代替授时的趋势。到了日光温室的应用于农业以后,(反季节生产)时间这个外壳便完全蝉蜕了。

授温的前提条件是温度的计量(温度计)。温度计是意大利人伽利略于1593年发明的,截至今日也不过四百多年历史,应用于农业,在欧洲也超不过三百年。我国把温度计应用于农业也不超过一百年时间。

温度计是由欧洲引进的。温度的应用方式也是洋货。作为计量温度计是真的。而温度的应用方式却值得商榷。

把上述归结起来,仍然是个认识问题。当前认识的对象是植物,我们对他的了解,它是变化之物,(形态变化)这就预示着植物自身包含有阴阳(等同于矛盾、相反成分)两个方面(且不论其内容是什么,但必然包含有相反的成分于其中)。正因为如此,与之相适应的温度也必然是两个方面。植物的两方面是关系,温度的两方面也是关系。这是关系对关系的对象。关系的名称就是范畴,而范畴却是超感官的。认识它的唯一工具是靠思维。温度计再神奇,也测度不出这种关系的。

在我国伴随着授时的应用还有阴阳理论。易经是一部哲学著作,内容是讲阴阳道理的。因而成为五经之首。庄子有不能师阴而无阳之说。具体到农业,则有六阴六阳。它是把全年气候按时间顺序归纳其中,以阳进阴退或阴进阳退的方式来表示阴阳消长,如夏至一阴生,冬至一阳生,形象地表示就是八卦图中的阴阳鱼。一言一蔽之,阳不离阴,阴亦不离阳,其一缺失,另一亦亡。把这一道理应用于温度上,就是热不离冷,冷不离热,无热无冷 ,则不成为温度了。

依我个人看来,应用阴阳理论最彻底的莫过于中医。现由全国高等中医院校教材15页抄录一段原文:“皇帝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因为中医的对象是人体,和植物相比,发展 阶段要高的多,有机体分化的程度也复杂得多,植物没有意识,当然没有“神明”。但这一理论应用于“生育动态图”却无比贴切。

由上述可知。传统应用授时时,并未排斥阴阳并用。而由西方引进的温度应用方式(如小麦0—2℃发芽,10℃抜节)则是非阴非阳,不但在理论说不通,在实际应用上也为未必凑效。——如小麦0——2℃发芽一例中就把胚乳在发芽时释放的能量没有计算在内。退一步讲,即使认定是真的。也不过仅仅是现象。是感性认识。要知道事物的直接存在是没有真实道理的。存在的真理系于它的本质。

从上面不厌其烦地引用阴阳二字是为什么呢?凭什么它是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呢。它产生的基础又是什么呢?这是由于到处盛行的对立而产生的。这种对立可以说俯拾皆是,如上下、东西、南北、电、磁、力学中的吸引与排斥、物理学中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化学中化合和分解等等不一而足。阴阳就是从这些数不清的对立中抽象化的术语。由于是抽象化才能到处应用。

现仍以生育动态图为例,说明上述内容。图中的红兰纵线(也可以称之为阴阳纵线)就是全图的纲纪(要领)。红兰纵线的变化,制约着形态变化,所以称作变化之父母。红兰纵线俱在,则生,缺一则亡,故而称作生杀之本始。植物没有意识,不涉及神明,不论。

但是我们当前所研究的不仅仅是我们头脑中发生的思维过程,而是在现实中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实际过程,可能业已找到了解决的方法。因为自然温度,并不是全部按照某一特定的植物鑄造的(天无私覆),每一种植物都会遇到或多或少的阴阳不协调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要由两方面来解决。其一是靠植物自身。按照物竞天择,优胜劣败的法则进行。历时以万年计。但有一点可以看出来,双子叶植物要优于单子叶植物,木本植物要优于草本植物。(大多数果树如杏、桃、梨、枾、橘等等,由春季开花,春季长叶,便是生殖生长与营养生长并行,能够全天候利用温、光、水、气。要比麦、稻、谷等等按时间顺序,先是营养生长 而后才是生殖生长要优越的多。)其二是人的实践活动。(以女娲炼石补天的精神,由人力补天力。帮天的忙,而不是靠天吃饭。)这方面有说不完的例子,其中并不乏有间接或直接与调整阴阳(红兰纵线)平衡的措施。在植物生长发育的过程中,温度是最难控制的因素之一。我在农中读书的时候,多次走访过当地菜农,为了黄瓜早春育苗,把腐熟的牛粪填满一大斗盆 ,抪种后,晚上放屋里取暖,白天抬到外头晒太阳。菜农辛苦于此可见一斑。

为了人工获得温度,由阳畦到简易温室,由用草泥覆盖到地膜应用,直到今日的日光温室。不但经过漫长岁月,而且其间填满着许许多多知名的和不知名的保温措施。——在当时的条件下,可以称之为是当之无愧的创新举措。

随着工业的发展,建造日光大棚,也不算多难的事。但是大面积的粮食作物统统移入日光温室还不是现实。即使现有的可控温度的日光温室以内也有一个温度应用方式问题。据我所知,当前日光温室应用温度依旧是凭经验而不是凭理论。经验是感性的,而理论则是理性的。一句话,用不及质。治农必求其本。

不可否认日光温室是人类实践活动的一项伟大创举,它唯一的特征是人为地控制温度。如果在日光温室内(大田也一样)贯彻两个温度范围(生育动态图)这一理论,使之成为现实,不仅把认识推进一步,产量也必有所提高。从这一意义上说,两个温度范围不仅仅是21 世纪重大发现,对于在我国农学沿用授时第一的观点(历时两千多年 )来说也足足可以划出一个时代。

鲁海泉写于2014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