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发表评论  10                

认识明代中国数学的三件大事

投稿时间:2014-12-05 15:56 投稿人:倪则均 【字号: 访问量:

1、废除数学考试为官的政策。

早在我国春秋时的《左传》里,就记载了一则“杞城问岁”的史实。一个参与筑城的老者,由于巧妙的运用数学语言回答了官吏的询问,立即被国君破格将他提拔为一名地方官员。从隋朝开始,朝庭规定不管是谁,只要能够通过朝庭数学考试合格的人,全都可以录用做官。所有的官员在朝堂上都必须携带算筹,他们常常要在皇帝面前当场演算一些问题。

因此,从隋朝开始,就有一些象陶渊明那样不愿做官的数学高人,纷纷创办起了专门教授数学的算学馆,这也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乐事。当然,这些人的数学水平,常常要比太子监数学教授的水平更高,他们往往都是各个数学领域里的领军人物,例如宋代的杨辉,李冶,朱世杰,他们应该都是那时世界各国,最顶尖的数学家。特别是李冶,尽管具有进士出身的资质,却是宁愿去办一个算学馆,而不肯再去朝庭做官。

然而,这个实施了上千年,只要数学出色即可为官的政策,到了明朝就被朱元璋废除了。大明律还规定,不许私人设教办学,其实即使没有这条规定,那些民办的算学馆由于招不到学生,也是无法生存下去的。明朝的如此做法,实际上是完全切断了,中国数学来自民间的营养,中国数学怎能不就此衰落下去。其实从元朝开始,官办的太子监早就已经只教儒家的数术,也就是占卜之类的东西,不再教授数学了。

在明代,我国传统的数学渐渐地匿迹和消失,276年的明朝总共只出了,程大位等三个人的三本珠算书,这完全是为了满足商贸的需要。然而,此时的西方已经进入文艺复兴时期,各项科学技术突飞猛进,他们也是为了满足商贸航海的需要,首先改进了我国传统的代数学,接着又由他们传统的几何学,发展出了更为实用的三角学和。特别是他们所创造的对数方法,可以将复杂的乘除运算转变为简单的加减运算,岂不是更为快捷。

清朝的康熙皇帝,十分喜欢数学,对于数学也有较高的修养,他在畅春园的蒙养斋设立了一个算学馆,并且由他亲自任教。然而,康熙却没有下令恢复一个普通的民众,可以通过数学考试到朝庭当官的政策,仍然还是不许私人设教办学,因此,康熙对于中国数学是不作为的。西方微积分的创始人莱布尼茨,在看到了我国的《周易》八卦之后,完善了二进位制的记数方法,为我们今天的电子计算机时代的到来创造了条件。莱布尼茨特意制造了一台手工计算机,奉献给康熙,请求能让他来华再作更进一步的发掘,然而却被康熙断然拒绝了。这种做法与沙俄彼得大帝,特意建筑圣彼得堡,请去欧拉的做法完全相反,康熙的如此作为,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民国时期,更是崇洋媚外,只要去外国镀过金的人,不管是否学到什么真才实学,回来不用通过任何考试,都可得到高官厚禄,其实这些人对于西方数学也只是学到了一点儿皮毛,对于我国的传统数学则完全一窍不通。新中国成立之后,情况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因此中国数学的复兴,真可谓是任重道远。

2、西方传教士的到来。

利玛窦是第一个来到我国的西方传教士,这是我国明代数学的第二件大事。在利玛窦到来之前,东西方之间的数学交流是单向的,一直都是中国数学通过阿拉伯而简接的输出。利玛窦来华之后,东西方之间的数学交流才是双向的。鸦片战争之后,东西方之间的数学交流,又变成了单向的,变成了只有西方数学的单向输入。

1552年,利玛窦出生于意大利马切拉塔的一个药店老板之家,由于家境尚算比较富裕,所以从小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十六世纪的意大利,是西方数学摆脱千年黑暗,走向腾飞的第一个发祥之地,从而使得利玛窦有可能学到,那时全世界最先进的数学。当然,这也与利玛窦自己的聪慧,和超强的记忆力是分不开的,这是他在我国能够奉凶化吉的资本。

1534年,西班牙人罗耀拉在巴黎创立了耶稣会,很快就得到了教皇的认可。耶稣会以增进耶稣基督的荣耀为宗旨,为此,他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征服和消灭全世界的异教徒。中国对于宗教一向十分宽容,儒道是我国的国教,佛教是从印度传过来的,由于佛教的劝人为善,得到了民众的欢迎,长期以来信佛的人,一直多于儒道两家,而儒道两家从未对佛教作过抗衡。然而对于西方传教士的狼子野心,他们三家当然会结成一致对敌统一战线。因此,利玛窦及其以后所有的西方传教士,他们在中国的传教是注定要失败的。

利玛窦十分聪明,1601年他向神宗皇帝进呈了自鸣钟、圣经、《万国图志》、大西洋琴等方物,得到了允许他可以长居北京的恩赐。1610年利玛窦病逝,也被赐葬于平则门外的二里沟。晚年的利玛窦与徐光启及李之藻,合作翻译了《几何原本》、《测量法义》、《圜容较义》、《同文算指》等西方数学著作,总算挽回了一点恶劣影响。这也是后来的西方传教士,都必须是十分精通数学的原由所在。

3、《几何原本》的翻译。

翻译《几何原本》的二次中断,是我国明代数学的第三件大事。由于利玛窦具有十分深厚的数学知识,因此他来华之后,一直都在寻找卖弄自己的机会。1589年,他居然找到一个名叫瞿太素的无赖,一起合译了《几何原本》第一卷。或许利玛窦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种饥不择食的行为,有损于自己的形象,不利于以后的发展,所以他跟瞿太素只合译了第一卷,就不肯再合译下去了。

1606年,他与徐光启重新合译了前六卷之后,就又不肯再继续合译下去了。利玛窦在《译几何原本序》中写道:“太史意方锐,欲竟之。余曰:止,请先传此,使同志者习之,果以为用也,而后徐计其余。”徐光启不精拉丁文,无可奈何,曾感慨万端地说:“续成大业,未知何日,未知何人。”对于西方数学的东进,徐光启首先提出了“会通以求超胜”的思想,然而那样腐败的政治,还能真的超胜吗。《几何原本》的后面九卷,直到246年后,才由李善兰和伟烈亚力继续合译完成。

那么,为什么利玛窦在合译《几何原本》的事情上,会表现得如此的虎头蛇尾,搞得这样的出尔反尔。其实,《几何原本》从第七卷开始,讨论算术问题,首先介绍的是求取最大公约数的辗转相减法,也就是《九章算术》里的“更相减损术”。利玛窦是个聪明人,来到中国后不会不看《九章算术》,因此他知道若是再继续合译下去,必定就会露马脚。《九章算术》里的“更相减损术”极为古老,我国商代的六十甲子计日法,就是按照“更相减损术”得到的。我国南宋的秦九韶,也是根据这个“更相减损术”,得到了他的“大衍求一术”。

西方以几何为主体的数学,起源于埃及,鼎盛于希腊。大约从五世纪开始,整个欧洲进入了基督教的黑暗统治,古希腊人的几何成果,几乎全部散失。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幸好流入了阿拉伯,成了当时伊斯兰大学的教课书,得以保存下来。直到十二世纪,欧洲掀起了一场大翻译运动,《几何原本》才被找了回去,但是其中已经夹杂了大量的中国数学。这是由于玄奘天竺取经,同时也带去了唐朝的先进数学,随后在阿拉伯,立即兴起了翻译中国数学的热潮。由于印度是一个缺乏史料的国家,那里的情况无法考证。

现在我们知道,莱布尼茨所看到的《周易》八卦,是康熙的数学顾问白晋寄给他的。南宋秦九韶的“中国剩余定理”,是由伟烈亚力传到欧洲去的。那么,利玛窦是否也曾将中国数学直接搬回过意大利?来到中国直接搬取中国数学的西方传教士,第一个又是谁?特别是李冶的《测圆海镜》,到底是何时被搬到欧洲的?梅森的《数学汇编》里,收集了这部书吗?李冶的《测圆海镜》,与韦达的“符号代数”,以及费马和笛卡尔的“解析几何”到底有没有关系?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赶快搞清楚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