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科学前沿学术沙龙
查看评论  0                

传粉昆虫研究进展

主办单位: 中国科学院老科协
承办单位:中国科学院老科协动物所分会动物研究所离退休办公室
举办时间:2019-05-14       【字号: 访问量:

目录

简介        
主持人致辞        
主旨报告            
邀请报告            
讨论与交流        
主要专家简介:
  1.                高家祥(主持人):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中科院老科协动物所分会理事长。
  2.                朱朝东(主旨报告):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实验室副主任,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朱朝东研究员共发现并描记了80多个昆虫新物种,并将中国蜜蜂总科物种数量中国动物志记录的576种提高到1342种。在膜翅目昆虫物种界定、分子系统学、野生蜜蜂传粉生物学等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得到国内同行和国际评估专家的高度认可。朱朝东研究员还牵头组织推动中国传粉昆虫学研究,成立中国昆虫学会传粉昆虫专业委员会。
  3.                杨冠煌(邀请报告):中国农业科学院蜜蜂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我国蜜蜂资源调查,中华蜜蜂生物学的研究及开发工作,曾任中国农科院蜜蜂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名誉主任,资源室主任,亚洲养蜂协会生物学部主任,中国昆虫学会资源昆虫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养蜂学会常务理事。现任中国养蜂学会顾问、中国昆虫学会资源昆虫专业委员会主任。为保护和利用中华蜜蜂做了大量工作,多次受到表彰,被中国农业科学院评选为省部级专家。
  4. (以下按姓氏笔画排列)
  5.                于延芬,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高工,生态学
  6.                王书永,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高级工程师
  7.                王  远,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离退休办公室主任
  8.                王宪辉,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飞蝗两型转变的分子调控机制
  9.                白彦霞,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科普与诚信办公室主任
  10.                乔格侠,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
  11.                刘炳谦,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高工,生态学
  12.                闫云花,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高工,生态学
  13.                李典谟,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14.                吴燕如,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15.                张劲硕, 国家动物博物馆高级工程师,馆长
  16.                陈德牛,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贝类学
  17.                武春生,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鳞翅目蛾类和蝶类的系统学
  18.                黄复生,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展开

【简介】

 

传粉昆虫作为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种类组成、数量变化、传粉对象都直接或间接地反映着生态环境状况及其发展趋势;同时,传粉昆虫又为生态系统提供重要的生态服务功能,为维持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和相对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本次沙龙讨论了传粉昆虫当前的研究进展,着重讨论了传粉昆虫研究对我国的重要生物学和生态学意义;特别讨论了中华蜜蜂对我国农林业生产、生物多样性等方面的影响,围绕我国传粉昆虫研究以及我国重要本土传粉昆虫资源的保护与利用等方面开展了热烈的讨论。

[返回]

 

【主持人致辞】

 

高家祥:欢迎大家的到来!今天的学术沙龙是中国科学院老科协主办,动物研究所分会和动物所离退休办公室承办。今天的沙龙我们邀请了国家杰出青年获得者、动物所研究员朱朝动作主旨报告,他的报告题目是“传粉昆虫研究进展”。我们还邀请了中国农业科学院蜜蜂研究所研究员杨冠煌作报告,题目是“我国蜜蜂资源状况和开发利用”。下面请朱朝东研究员作报告。

[返回]

 

【主旨报告】

 

朱朝东:传粉昆虫研究进展

传粉昆虫占所有动物传粉的80%~85%,为植物-传粉者生态系统提供重要服务,其重要性得到科研工作者和大众的广泛认同。据估计,全球生物物种多样性约870万,昆虫占一半以上,是自然界最主要的传粉者。目前,已报道的传粉昆虫约35万种,涉及鳞翅目(约14万种)、鞘翅目(约7.7万种)、膜翅目(约7万种)、双翅目(约5.5万种)以及其他类群(约0.8万种)。蜜蜂是最主要的传粉昆虫,约有17,000种,全球107种重要作物种类中的90%是由蜜蜂完成传粉。

1. 要昆虫类群中传粉昆虫种类估计 Wardhaugh, 2015)

传粉昆虫与生态系统健康、绿色农业、粮食安全以及营养健康等方面具有重要的关系,野生传粉昆虫多样性还能有效的提高农林作物的产量。目前,全球农业对生物传粉的需求逐年稳定增长,仅2009年的估值就高达3600亿美元。数据表明大约84%的欧洲作物依赖于昆虫进行传粉,昆虫传粉使全球作物产量增加了75%,对农业产值的贡献约为1530亿欧元。传粉昆虫能有效地提高农作物的产量和质量,例如油菜、芝麻、大豆等油料作物在放养蜜蜂的农场里产量和品质都更高,增产效果12%~1090%。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依靠昆虫传粉的作物种植面积扩大了3倍,昆虫传粉服务所提供的直接或间接的经济价值已成为许多发达国家农业生产总值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表1 国内外用蜜蜂为农作物和果树授粉的增产效果

然而,归因于农业活动的加剧、土地使用模式的改变、生境破坏和碎片化、全球气候变暖、作物遗传改良、外来物种入侵、昆虫群落生态系统改变等因素,全球范围内传粉者正处于逐渐衰退和丧失的趋势中,势必对传粉服务质量、生态系统功能以及人类食品与健康安全造成严重影响。研究数据表明,与1800年末期相比,2009、2010年的传粉网络结构发生了改变。只有24%的原始互作仍然完整。并且显示已有50%的蜜蜂群灭绝,并导致了407个传粉网络互作的缺失,进一步导致了植物-传粉者相互作用网络结构与功能退化。

由于传粉昆虫的重要性以及目前所面临的危机已经引起科学家和民众的广泛关注。诸多地区级、国家级乃至全球级别的传粉研究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就全球范围来说,传粉昆虫的研究主要包括四个时期,分别为:1)萌芽与发展初期(18世纪初到20世纪上半叶);2)发展期(20世纪下半叶);3)快速发展期(20世纪90年代起至21世纪初);4)新快速发展期(2003年以后)。

图2全球传粉昆虫研究历程概述

此外,世界粮农组织(FAO)围绕生态系统服务与生物多样性主题提出加强管理与实践,设立农-林系统,通过加强昆虫传粉来提高作物产量,于2015年发布“聚焦于传粉,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政策分析报告;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系统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是一个评估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系统状态,以提供决策服务的政府间机构。该机构开展了传粉者、传粉与食品生产、生物多样性主题评估,也于2017年3月5日发布了以“传粉者、传粉与粮食生产”的主题评估报告。与此同时,美国、欧盟、英国、德国等国家也都制定了关于传粉昆虫的战略研究和行动计划。

在传粉生物学领域,全球研究论文增长较快,2015和2016年发表论文数量基本不变。从论文数量来看,全球从事传粉生物学研究的科研人员规模有限,2016年全年论文数量为历史峰值,达2132篇。从整体趋势看,传粉生物学研究规模较小,但增长较快,21世纪以来基本保持稳定增长。从专利的申请数量变化趋势来看,传粉生物学相关技术开发变化幅度较大,但整体呈现增长的趋势。传粉生物学的专利技术研发分为几个阶段。2003-2007年,全球传粉生物学相关专利申请数量维持在200以内,2008-2014年开始出现快速增长的趋势,2015年起,每年昆虫传粉相关专利申请数量约700件。

通过对全球范围传粉生物学领域2013-2017年的高被引论文进行定性分析,发现近年来国际传粉生物学领域主要聚焦在传粉昆虫多样性、传粉昆虫与植物相互作用、环境对传粉昆虫的影响、传粉昆虫的保护与利用、基于大规模数据的经济与生态影响评估等方面。

1)传粉昆虫多样性:近年来主要在蜜蜂的遗传演化历程、非蜜蜂的其他传粉昆虫生物多样性研究等方面取得突破;通过多种手段对传粉昆虫的多样性进行测量,并通过多个方面显示传粉昆虫的重要性和生态服务价值。

2)传粉昆虫与植物相互作用(传粉昆虫与植物相互适应的研究):植物与传粉昆虫之间的相互作用一直是传粉生物学领域的重要研究方向之一。近年来主要研究涉及植物对传粉者的作用、传粉者对植物的作用、植物性状与传粉昆虫在形态、信号、基因组水平的协同进化、物种在群落中的相互作用形成复杂的网络结构,以及传粉网络在不同环境梯度下的变化等方面。

3)环境对传粉昆虫的影响:传粉昆虫面临多重环境压力,包括气候变化、土地使用集约化、外来入侵物种、害虫与致病菌、杀虫剂的大量使用、转基因作物种植等,这些因素相互作用,严重威胁着传粉昆虫的生存。作物和野生植物的昆虫传粉者正面临着全球威胁,传粉昆虫下降或损失会产生深远的经济和环境后果。多种人为压力,包括土地利用集约化、气候变化、外来物种和疾病蔓延等,是导致传粉者下降的主要因素。而且这些压力(如缺乏食物源、疾病和杀虫剂)相互交错组成复杂的网络。

图3 各种环境因素对传粉昆虫的各个层面的影响

4)传粉昆虫的保护与利用:首先,改进自然环境与生境,提高野生传粉昆虫的存活率和多样性,提高作物授粉率;其次,通过生态系统修复加强传粉网络的适应性和功能;此外还需大力开展传粉昆虫繁育工作,用以为农林生产提供传粉服务

5)传粉昆虫的评估:目前已经有许多研究开展了对蜜蜂及其他野生传粉昆虫的多样性和丰富度下降是否会对作物产量和生态环境产生不良影响的评估工作,并揭示了二者之间的显著相关性。

与此同时我们还通过ESI对pollination和pollinator等关键词进行检索,可以大致得出传粉昆虫研究领域的现有研究前沿如下:1)常用新烟碱类杀虫剂对蜜蜂的杀伤作用;2)野生授粉昆虫对农业增收和作物健康的积极影响;3)传粉昆虫种群测量与评估;4)花朵与传粉昆虫的生态联系。通过利用Vos Viewer软件绘制传粉生物学关键词共现(co-occurrence)聚类图,获得传粉生物学领域的研究热点包括:1)传粉昆虫的形态学、系统进化、分类学方面的研究;2)传粉昆虫介导的植物繁殖、选育、选种等的研究,以及花粉限制对传粉昆虫的影响;3)杀虫剂导致传粉昆虫,尤其是蜜蜂、熊蜂的种群下降的影响;4)传粉昆虫介导的植物基因表达、生长、增产等;5)景观变化、城市化等环境因素导致生物多样性降低、传粉服务功能下降、传粉昆虫群体数量下降等影响评估,并提出相关的控制与管理措施;6)植物-传粉昆虫互作与共生、植物与传粉昆虫形成的生态网络结构等方面的研究;7)传粉使植物基因流扩散,使植物基因变异和多样性。

图4. 2013-2017年传粉生物学研究热点分布情况

传粉生物学领域的技术热点包括:果树育种和优化种植系统、经济作物的亲本改造技术、人工授粉及密封养殖装置、转基因作物的基因保护。对于昆虫来说,昆虫的饲养和保护是技术应用的重点;对于农业生产来说,如何有效控制授粉时间、授粉规模、基因污染等是技术开发的重点。

我国传粉昆虫研究员起步较晚,主要包括:1)萌芽期(2000年前);2)发展期(2001-2009年);3)快速发展期(2010年以后)。我国传粉生物学领域的发展历程如图5所示,国内外的发展历程比较如图6所示。

图5中国传粉昆虫研究历程概述

图6传粉生物学领域国际国内发展历程比较

我国传粉昆虫研究目前处于快速发展期,也受到了诸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等项目的支持,数据表示2013年-2017年间,NSFC资助了近110项传粉生物学的面上项目,这些项目的研究领域包括蜜蜂生理生化研究、传粉昆虫分类、传粉机制,以及传粉网络。此外,农业部公益性行业(农业)科研专项资助了少量传粉生物学研究项目。在传粉者保护与利用方面,面对我国养蜂业存在的标准化规模生产程度低、蜂螨、白垩病、中蜂囊状幼虫病和爬蜂综合征等疫病比较突出、蜜蜂授粉增产的意识不强、蜂产品质量安全水平不高等问题,我国养蜂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要大力推广蜜蜂授粉增产技术、加强蜜蜂资源保护和种蜂生产能力,加强蜂病防控和蜂药研制等措施。总的来看,相较于国外的资助项目,我国对传粉生物学研究领域的经费投入较少、方向较窄。

除中国科学院外,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华中农业大学等院校也在传粉领域开展一定研究,涌现了一批优秀的传粉生物学领域前沿人才。除论文量最多的研究机构以外,中山大学等研究机构的论文影响力也较高。专利申请方面,中国传粉生物学相关专利申请人以研究院校为主,这和国际专利申请人以公司为主不同。

近年来,我国传粉昆虫学领域取得了一些重要的进展,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传粉昆虫多样性研究: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牛泽清博士与其合作者长年致力于蜜蜂分类的研究,近五年对Colletes、Homalictus、Anthidiellum等多个属种进行整理,发表了大量新属种,并提供了目前中国已知物种1342种。中国农业科学院蜜蜂研究所的安建东研究员等对华北的熊蜂进行了研究,共发现熊蜂76种。此外,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发展,DNA分子分类学、宏基因组等方法推动了传粉昆虫多样性的研究。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Doulgas Chesters博士和朱朝东研究员等将一种新的多基因数据集的物种聚类方法应用在对北京蜜蜂序列数据集的分析上,通过系统发育和基于距离法的多基因条形码的方法对蜜蜂群落进行了分析。

2)传粉昆虫与植物的相互作用:我国研究人员参与矮牵牛的基因组研究,现包含从蜜蜂转为蛾类授粉的转录因子属于基因组独特的动力区域,这可能是花颜色模式多样性和传粉系统多样性的关键。黄双全教授等经历了两年对自然状态下混合生长的6种马先蒿的观察和分析,发现了典型“马先蒿式”机械隔离机制,显示了传粉者与植物具有很高的恒定性,以及植物减少异种花粉传递的策略。此外,还率先在国际上构建了生物多样性群落内的异种特异的花粉传递有向网络。

3)环境对传粉昆虫的影响研究:中国学者分别通过转基因作物、杀虫剂、病虫害等方面对传粉昆虫的影响展开了相关研究,如研究证实转基因棉花花粉会影响意大利蜜蜂的基因漂移速率;杀虫剂的使用会降低蜜蜂的觅食能力和躲避捕食者的能力,并会影响幼虫的学习能力,通过与蜜蜂气味结合蛋白之间的相互作用,可能造成嗅觉功能紊乱;实验研究发现蜂螨更喜欢寄生哺育蜂及其机制。

4)传粉昆虫的保护与利用:我国研究人员与国际机构开展了少量的合作研究,如定量研究了加强传粉者的密度和丰富度到何种程度能改善依赖传粉者传粉的作物系统的产量。

利用Vos Viewer软件分析2013-2017年中国传粉生物学领域的SCI论文,获得中国传粉生物学领域的研究热点是:1)植物花粉管生长、发育等分子、细胞层面基础机制研究;2)传粉昆虫的分类学研究,及其遗传多样性、保护、种群扩散等方面的研究;3)昆虫传粉在植物遗传育种、进化中发挥重要作用;4)与传粉相关的植物转录因子、microRNA、杀虫剂耐药性等方面的研究;5)传粉昆虫的种群优化、传粉昆虫互作等方面的研究。

图7 2013-2017年中国传粉生物学研究热点

目前,我国已经于2015年成立传粉昆虫学术专业委员会,隶属于中国昆虫学会。传粉昆虫学术专业委员会致力于努力提高我国传粉昆虫学术研究,并于2016年成功举办了第一届中国昆虫学会传粉昆虫学术研讨会,目前已经成功举办了四届,同时专业委员会还致力于与国际接轨,邀请国际知名传粉昆虫研究领域专家来华参加会议,为我国从事传粉昆虫研究的科研人员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国际/国内学术交流和合作平台。

图8 第一届中国昆虫学会传粉昆虫学术研讨会合影

目前,由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牵头组织的“科技基础资源调查专项”-“中国东部传粉昆虫资源调查与评估”已经获批立项,该项目选择中国东部农林交错带中代表性地区,建立长期观测样点,进行全面的传粉昆虫调查与标本采集,同时对传粉昆虫访花(传粉)、蜜源植物与生境图像等资料进行收集、整理,基本摸清研究区域传粉昆虫资源。同时对传粉昆虫多样性分布格局以及传粉昆虫时空动态进行综合分析,对农林交错带传粉昆虫资源进行评估,并针对现在传粉昆虫生境状态提出具有可行性的多样性保护策略,为农林交错带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利用提供数据与理论支撑。

[返回]

 

 

【邀请报告】

 

杨冠煌:我国蜜蜂资源状况和开发利用

刚才朱朝东研究员把传粉昆虫研究介绍得很全面。现在的科学当中我是落伍者,今天借这个机会向大家汇报一下我在过去关于中华蜜蜂的研究工作,只是传粉昆虫中的一小点,补充一些大家有兴趣的东西。

我国目前蜜蜂属物种主要有6种,包括意大利蜜蜂(Apis mellifera)、东方(中华)蜜蜂(Apis cerana)、大蜜蜂(Apis dorsata)、黑大蜜蜂(Apis laboriosa)、小蜜蜂(Apis florea)以及黑小蜜蜂(Apis andreniformis)。其中,中华蜜蜂是我国本土的主要蜂种,在引进意大利蜜蜂之前,中华蜜蜂是主要的蜜源。

中华蜜蜂对我国的森林生态系统中具有重要的作用,中华蜜蜂交意大利蜜蜂更为耐寒,能够在高纬度的森林生态系统的生存,进而可以帮助高山植物进行传粉服务,是形成我国特有森林多样性生态系统的重要因素之一。此外,也是由于中华蜜蜂的存在,我国的植被存在明显的分层现象,相比于欧洲和美洲植被,我国的植被有着明显的高、中、低的层次,形成我国的特有的植被状况。此外,中华蜜蜂可能还会影响昆虫和鸟类多样性。

现在中华蜜蜂正在逐渐消亡,根据杨冠煌先生的数据考察显示,1906年家养的中华蜜蜂是500多万种群,除了新疆,其他各地均有饲养中华蜜蜂;然而到了2006年,中华蜜蜂仅分布我国西南地区。一百年间,中华蜜蜂的生存空间受到了极大的挤压,据不完全统计约有消失达到70%以上的中华蜜蜂种群已经消失了。其主要的原因为意大利蜜蜂的引进杨冠煌先生曾参与中央电视台拍摄的意大利蜜蜂消灭中华蜜蜂的纪录片,显示中华蜜蜂无法识别侵入巢穴的意大利蜜蜂,意大利蜜蜂进入巢穴后找到蜂后杀死,因此有意大利蜜蜂的地方中华蜜蜂就会被消灭掉。外来蜂种还会引起各种病害,1973年在广东发现的蜜蜂病害直接导致了四川一带几十万中华蜜蜂的消亡。此外,外来蜂种还会干扰中华蜜蜂蜂王的交配活动,导致蜜蜂无法继续繁衍下去。农民为了提高养蜂的生产效率引进优良意蜂,放弃中蜂,也是中华蜜蜂数量正在逐步减少的原因之一。

然而,意大利蜜蜂无法代替中华蜜蜂的生态作用,因为意大利蜜蜂活动时间要比中华蜜蜂少两三个小时,很多小花小草都不能授粉;意大利蜜蜂也不能在低温下采集,中华蜜蜂气温7摄氏度时就可以采集;而且无法进行本地饲养,失去代替中华蜜蜂授粉的作用,意大利蜜蜂没有办法对抗很多昆虫的攻击,尤其没有办法成为当地的野生蜜蜂,引进一百多年也没有办法在野外生存。

保护我国本土蜜蜂资源就是保护我们的家园,引进外来蜂种不等同于我国蜜蜂,不利于我国生物系统保护,应该控制其发展。我国的蜜蜂是维持我国生态系统的重要种群,也是人类的健康使者,蜜蜂是人类的朋友,我们应该爱护它、保护它。

[返回]

 

 

【讨论与交流】

 

李典谟:大概二十年前,我就和杨所长研究过意大利蜜蜂的引进对中华蜜蜂造成的威胁,这个外来物种入侵的历程十分相似。因为中国引进意大利蜂,促使中华蜜蜂的濒危,并曾经想从生态学、生理学、行为学等方面探究意大利蜜蜂够避开中华蜜蜂卫士的机制?此外,物种的保护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就是建立保护区,目前也建立了一些中华蜜蜂的保护区,但是由于中华蜜蜂蜂蜜产量低,质量也比较差,蜂农就不愿意养殖,虽然建了保护区,中华蜜蜂的保护仍然存在一定的问题,所以我想问的就是有什么好的手段能够保护中华蜜蜂?

杨冠煌: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中华蜜蜂对于外来物种缺乏抵御能力,所以保护中华蜜蜂除了自然保护区以外,应该提高中华蜜蜂工蜂的警惕性。再者,就是提高中华蜜蜂的产蜜量,因为现在意大利蜂的产蜜量和中华蜜蜂相差一倍,中华蜜蜂的蜂蜜质量又不高,可能需要从转基因以及其他基因工程的层面对中华蜜蜂进行“改造”,提高其警惕性,并且提高蜂蜜和蜂王浆的产量和质量,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张劲硕:非常感谢有机会和各位交流,因为很多公众都会问很多和蜜蜂有关的问题,上次请教过朱朝东老师,但是没有特别准确的答案,现在有很多老先生在,有些都是特别简单的问题。蜂王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有一个蜜蜂卵最后就能发育成蜂王?看到的资料是要专门建立一个王台,是不是本身很随意产的卵,只是王台把它变成了未来的蜂王,还是确实潜在就是有什么特殊的基因决定它就有资格发展成未来的蜂王?

杨冠煌:所有的卵的基因都是一样的,工蜂和蜂王都是一样的卵,但是蜂王吃了王浆,营养改变它的体质,所以完全是后天决定的,工蜂要是吃的王浆多了也能变成蜂王,营养不好的工蜂都是雌性,基因也都是一样的。

朱朝东:实际上蜜蜂研究所发布了一本这么厚的关于蜜蜂生物学的书,1000多页,研究的就是这个问题,这个技术问题早就解决了,而且早就明确回答了。基因上没有任何差异,可以说任何蜂都可以为王,但是有一部分是基因决定的,就是遗传物质的倍性,单倍体是雄性,双倍体是雌性。蜂王是随机的,产的卵也是随机的,有些有潜质的就被未来成为蜂王的那只杀掉了,书里面有非常明确的描述,相信未来博物馆会受到更多关于蜜蜂的问题,那本书里也有非常详细的回答,而且这个问题解决得比较早,属于昆虫发育生理学,也都是非常基础的东西。

张劲硕:可能老百姓也知道蜜蜂要携带花粉在腿上,但是这种结构到底是什么结构?完全靠花粉粒本身自己粘在腿上,还是真的有一个特殊的结构去兜着?具体微观上是什么结构能够确定只是后足而不是前足和中足去携带花粉?

朱朝东:蜜蜂物种侵占很大,多样性很高,并不是所有的蜜蜂都能够携带花粉,其次不同种类的蜜蜂携带花粉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意蜂和中蜂蜜蜂后足能够携带花粉是因为其后足具有一个携粉框,能够将粘在全身的花粉全部集中在携粉框内;此外,有些种类还会将收集的花粉集中在嗉囊或者腹部。

乔格侠:以前也听过朱朝东研究员的报告,但这是第一次听相关的进展和问题,尽管我自己没有做传粉,但是分会的成立、项目的推动我还是做了很多推力,意识到了传粉昆虫的重要性。2007年到2016年我也有一个团队在做这项工作,我们关注到了传粉这一大块。经过多年的努力,科学院和农业部第一次立项,也是我国对传统昆虫资源调查的第一步,所以我和几位老师的看法也是一致的,个人认为现在目前这样一个发展阶段,我们需要绿色农业、生态农业,也需要减少化肥的使用量、农药的使用量。清楚了解传统昆虫对我们国家有目的、有步骤地评估、利用自己的资源打下了基础。如何让传统昆虫在林业、农业生产中发挥最大化的作用,个人觉得应该改变单一的种植模式,采取多样化的模式,就是改变耕作模式,这种耕作模式会让农田生态系统或者森林植被的多样性提高,其实也包括大量的传统昆虫。我们应该先摸清“本底”情况,再进行农业耕作模式的改变,包括有些油茶也是一样,真正在生态系统当中找到优势的昆虫是什么,然后再一步一步推广。此外,除了把传粉昆虫资源“本底”搞清楚,相关的建议也要抓紧,应该更多地呼吁引起国家重视,也要加强这种宣传,让更多的公众知道,尤其让高层管理者知道,这样工作才能往前推进。

朱朝东:不仅仅是动物研究所,也不仅仅是科学院,传粉昆虫资源调查其实是任重道远。我们不光是把昆虫的本底搞清楚,或者作出比较好的文章,传粉项目的选择从一开始就是要面向国家,这是我们动物研究所的强项,确实也需要培养更多的人才,但是国家的需求某种意义上也需要包括科研工作者,退休的老先生从各个角度呼吁。除了我们的基础研究,除了我们的国家需求,还有一个科普的原则,所以今天真的特别感谢博物馆的张馆长,未来需要在中小学这个阶段,甚至走进大学课堂要跟他们讲蜜蜂的重要性,只有把这个重要性讲了以后,相信未来国家有更多人员投入传统昆虫的研究,我们才有年轻人可以顶得上。目前国家正在大力支持科普这件事情,也是非常期待将来能够更多地开展传统昆虫的科普课程。

吴燕如:我就是搞分类搞了一辈子,现在我还在提这个问题,真正搞蜜蜂分类的屈指可数,所以我的意思就是搞多样性最后的结果得认识这个物种,不认识这个物种从何谈起多样性,所以搞分类搞了一辈子,现在还要强调分类,特别是传粉昆虫。不同的蜜蜂是一个组科,分成很多种类,采粉器官的部位不同,不认识它怎么搞多样性?

朱朝东:作为重点实验室主管科研的副主任,我对分类不敢说狂热,但是很热爱,这一点初心是不会发生变化的,做到现在全国昆虫分类的工作我也是不遗余力的,相信在座的各位先生都是看着我成长、奋斗和努力。关于蜜蜂分类的问题,濒危是非常正常的现象,我一点都不会难受,正是因为濒危所以我们才在全国各种会议上呼吁,中国昆虫分类试点亟待发展。传粉昆虫毫无疑问是其中发展的一个方面,其实很多学科都面临这个问题,分类学工作的队伍下降,现在研究生还是有一部分在坚持来做经典分类学的工作,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尤其是在现在的评价体系下面,但是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有宽容的部分,一方面让年轻人感受到压力,另一方面也让年轻人能够冲出重围、坚持分类,能够保留不可替代的昆虫研究队伍真的是很难得。

[返回]

 

 

【结论和建议】

 

在 2016年,人类世作为非正式的地质年代被国际大会接受,建议的起点为公元1950年。这表明大气中二氧化碳和悬浮微粒的增多、海洋的酸化、升温等,人类影响已经超过地球系统的自然变化,无论是幅度还是速度。人类影响可能诱发连锁反应,后果严峻。当前气候系统和生物系统服务压力巨大,人类必须积极作为,才有可能扭转趋势。

气候变暖是一个复杂的巨型的系统工程,它涉及到地质、气象、生物、天文和物理等,有必要把不同学科的科学家聚在一起,共同探讨这个问题。

[返回]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