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科学前沿学术沙龙
查看评论  0                

中国探月工程现状与展望——月球后续任务和科学问题

主办单位: 中国科学院老科协
承办单位:中国科学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
举办时间:2018-09-17       【字号: 访问量:

目录

简介
主持人致辞
主旨报告
讨论与交流
主要专家简介:
  1. 庞红勋,中科院国家空间中心研究员,原空间科学工程管理中心副主任、综合计划处处长、工程总体办公室主任,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理事长
  2. 邹永廖(主旨报告人),研究员,男,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科学院月球与深空探测部主任,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副主任,中国科学学会副理事长,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特聘工程顾问,曾任国家863计划空间探测专家,探月工程系统副总指挥等职务。主要从事地球化学研究,中国月球与深空探测工程任务研究及管理工作。发表学术论文近百篇,合作专著八部。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国防科技进步特等奖、探月工程突出贡献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自然科学类等多个奖项。
  3. 叶宗海,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理事
  4. 叶晓蔚,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副秘书长
  5. 朱  岩,中科院空间中心综合电子室,研究员
  6. 杜庆国,中科院空间中心月球办副主任
  7. 李亚南,中科院老科协办公室主任助理
  8. 杨俊文,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名誉理事
  9. 吴汉基,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
  10. 何远光,中科院老科协执行理事长,中科院原局长
  11. 张玉涵,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副理事长
  12. 张立荣,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
  13. 张金辉,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办公室副主任
  14. 张新民,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副理事长
  15. 陈金城,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名誉理事
  16. 陈斯文,中科院空间中心,高级工程师,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名誉理事
  17. 周昌义,中科院空间中心综合电子室,研究员
  18. 周锦钰,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分会副理事长
  19. 胡行毅,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
  20. 班守正,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副理事长
  21. 桂文庄,中科院原高技术局局长、研究员,中科院老科协副理事长
  22. 殷秀兰,中科院老科协空间中心分会副秘书长
  23. 郭时雍,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
  24. 黄永年,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
  25. 常德章,中科院空间中心,研究员
  26. 麻莉雯,中科院老科协办公室主任 ,
展开

【简介】

 

自实施探月工程以来,我国在技术、经济、政治及社会等等方面取得了非常重大的成绩。技术上,提高了我国航空航天综合能力,为探索广大宇宙空间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和经验;在经济上,探月工程体现了我国强大的综合国力,而将探月工程中所取得的成就应用于商业和资源勘探等领域,可以更好地促进我国经济快速发展;政治上,提高我国的国际地位,为全人类的科学探索事业做出我们的贡献;社会上,提高了我国航天及国防领域的实力,提高国人的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

我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战略已接近完成,随着嫦娥一号、嫦娥二号、嫦娥三号的相继发射升空,任务圆满完成,嫦娥四号任务经过3年多的研制,预计2018年底前组织实施发射。嫦娥四号任务科学目标先进,载荷配置合理,技术指标领先,创新成果显著,载荷研制的国际合作更加充分展示了我国和平利用太空,共享空间资源的大国风范。本次沙龙就是介绍月球后续任务和科学问题。

[返回]

 

【主持人致辞】

 

庞红勋:大家下午好,今天学术沙龙的主题是“月球后续任务和科学问题”,主旨报告题目是《中国探月工程现状与展望——月球后续任务和科学问题》。报告专家是邹永廖研究员,他是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副主任,中国科学院探月工程总体部副主任。现在有请邹永廖研究员作报告。

[返回]

 

【主旨报告】

 

邹永廖:中国探月工程现状与展望—月球后续任务和科学问题

1、中国探月工程现状

2002年国务院发布航天白皮书中,包括了与探月相关的内容,提出三大步,探、登、驻,其中探又分成绕、落、回,当时安排了六次任务。登就是载人登月。驻就是未来要建月球村,有人居住。

三大步,第一步探、绕、落,回要在2020年前实现,根据情况,按照火箭运载能力发展,在2020年到2030年之前,中国不太可能推动载人登月工程,这十多年怎么办?过去几年,在国防科工委的领导下组织了相关专家论证,在2020年之前完成绕、落、回这三个阶段,从2015年开始论证,密集论证主要是在2017年,提出在月球上建立一个初步型的月球科研基地。

严格意义上说,嫦娥一号到六号,都属于2020年前探阶段的任务,原来的规划整个布局是,2004年到2020年实现探阶段的绕、落、回,一共六次任务,探阶段结束后,在中国运载火箭具备能力之前,大约在2035年以前,中国可能还会开展在月球上建立月球的科研站,不载人的科研站和有人长期值守的科研站。

2035年后,应该建立月球基地,或者叫月球村为主战场的时期,目前还没组织论证规划,只是一个远景。

探阶段绕、落、回的布局,六次任务,嫦娥一号,国家正式起动立项是2004年,当时绕阶段探月工程一期包括嫦娥一号、嫦娥二号。嫦娥一号成功后,变成了探月工程的先导星。嫦娥一号二号都是一个绕着月球的卫星,探测月球,实现对月球整体性、全球性、综合性的探测研究。第二期末,嫦娥三号、四号,按照科工级的定位,圆满成功。嫦娥四号同样做适应性改造,嫦娥五号本来是去年年底发射,由于火箭的原因,推迟两年,明年年底发射,如果它成功,成功后绕、落、回圆满结束,如果不成功,嫦娥六号马上发射,如果成功,嫦娥六号作为绕、落、回的第四期任务。

嫦娥一号2007年10月24号发射成功,在轨运期将近500天,受控撞月。对整个地面的地形地貌、物质成分、构造等等进行总体性、综合性的探测研究,搭载了八台科学仪器,有相机,获取地形地貌,有分析物质成分的,还有对液氧进行测量的,也搭载了两台经面空间的辐射环境探测仪,尤其是它获取的对地形地貌的探测结果,120米分辨率。

嫦娥二号,是嫦娥一号经过适应性改造,在2010年10月2号凌晨发射,因为是大科学载荷,其它两台载荷取消了一台,另外一台载荷,原来CCD相机改成面阵的相机,分辨率从120米提升到7米。还有个重要的任务,为嫦娥三号着陆区获取地形地貌确保着陆的安全,嫦娥一号的轨道器还有不少的油,所以又飞往小行星,叫做(图卡利斯),编号4179,获得小行星形貌的科学数据,嫦娥二号也取得了成功,我取名叫“再创辉煌”。

嫦娥三号是在2013年12月14着陆在月球的,是落的阶段,包含了着陆器和行驶器。着陆后原来定位一百米,就是三百多米的前层结构物质特性。但是非常遗憾,第一个白天,着陆下去后,有些载荷开机后,没有正式进行科学探测,就剥月了。第二个,只工作了不到八九天,由于出现了机械故障,走了很短的距离,路线记忆115米左右。尽管如此,我们月球上的四台科学仪器,真正获取了两个科学结果,已经实现的嫦娥一二三号,在科学上的成就有:

1、突破了月球遥感和就位科学探测数据的处理技术,构建了各类处理模型;

2、国际上首次实施月球微波遥感探测,“微波月亮”填补国际空白,诠释了月壤微波热辐射特性,发现了月球微波热辐射异常

3、识别了几乎覆盖全月面的元素、矿物并获取了其分布,发现了一种新型的月球玄武岩;

4、获取了全月面的不同分辨率的形貌影像图,编制了部分区域的地质图,开展了月球地质构造、撞击坑的系统研究,获取了一些新的认识;

5、刷新了月球外逸层H2O/OH的观测记录;

6、首次实施了月球雨海区(CE-3着陆巡视区)雷达就位巡视探测,发现并揭示了该区经历至少三次规模的火山作用的演化历史

7、首次实施对图塔蒂斯(Toutatis)小行星近距离成像探测,发现该小行星表面撞击坑分布上存在双瓣差异,并揭示了其成因机理;

8、首次实施在月面上近紫外光学巡天观测,在密近双星观测与研究上,发现“由物质交流形成的半相接双星”等系列成果;

9、首次实施月基对地球等离子体层极紫外成像观测和研究,分析并确认了地球等离子体层的尺度与地磁活动强度反相关;

嫦娥四号论证了将近两年,最后着陆在月球的背面埃肯盆地。由于它的平地作用,此环境非常干净,开展甚低频探测非常好。第二,根据太阳学院国内相关专家的论证,在着陆和探测期间,太阳理论上属于低峰延,所以获取的数据有限。但不管怎样,在国际上是首创。

预计2019年底将实施嫦娥五号任务,实现月球自动采样返回;开展月球样品研究,深化月球成因和演化历史的研究。

2、国际月球探测态势

2018年1月国际空间探索协调小组(ISECG)发布的第三版路线图仍然沿用了“近地轨道-地月空间-载人飞往火星”的深空探测发展思路。

从ISECG公布的世界主要航天机构2025年前空间探测任务规划来看,月球近期仍然是人类深空探测关注的重点;载人任务则主要进行月球轨道空间站的建设。

2025年前,美国、俄罗斯、欧空局、中国、日本、印度等均有开展无人月球探测的计划;月球探测以着陆探测为主,规划任务中近80%的任务会着陆月面——月球科研站、基地。

月球仍然是世界主要航天组织深空探测的主要关注点。人类在经历了陆地、海洋、地球空间的发展之后,必将把目光投向更远的月球。月球科学研究对推动空间科学发展有重要作用;月球资源开发利用对人类的可持续发展有重要意义。

月球南极已成为探测的热点区域。月球南极具有独特的地理位置、深远的科学探测意义和丰富的资源价值,世界主要航天国家已将月球探测的重点目标聚焦南极区域。

模式多样,国际合作成为重要趋势。世界主要航天国家呈现出国家投入、政企联合、私企自主等多种运营模式;由于探测技术难度大、风险高、投入大,各国均积极谋求国际合作,开展联合探测。



3、我国后续月球探测任务展望

科研站由若干探测器组成,可维护、可扩展,具备长期自主运行、短期有人参与的能力,持续开展月球科学研究、技术验证和资源开发利用。是个大合作集成,规划建立时间是2021至2035年。主要任务是建立能源长期供给、自主运行无人值守的月面基础设施开展以机器人为主的科学研究和技术试验。

选在南极,五大突出的科学价值:

1、处女地

2、水冰和挥发性组份

3、深部物质

4、最古老区域/磁场等环境

5、撞击历史

科学目标/价值:

1)月球水和挥发分的分布和来源:月球水和挥发分的分布和来源是国际月球探测的热点,也是月球科学亟待解决的关键科学问题,与月球起源、岩浆洋演化、后期物质加入等重大科学问题直接相关;月球的水同时也是未来月球基地、载人探月活动的重要战略资源。

2)月球深部物质组成和结构:是行星科学最基本的问题,并与其起源、演化、岩浆洋、内部结构、“发电机”等重大科学问题密切相关。

3)月球早期(46-39亿年)的撞击历史:小天体撞击是太阳系早期普遍和重要的事件,特别是太阳系内行星早期撞击痕迹的“消失”,大大约束了我们对太阳系早期的撞击历史、内行星地质演化过程和历史的认知,而月球南极-艾肯盆地直径2500千米、深12千米,是最大、最深、最古老的撞击坑,是研究这段“过程”、这段“历史”的最佳选择。

4)月球和太阳风相互作用:由于月球没有内禀磁场,仅有月表零星的磁异常区域存在,太阳风或磁尾等离子体可直接轰击到月球表面,月球80%的时间暴露于太阳风的轰击。

应用目标/价值:

5)月球资源:地外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是一项战略性的系统工程,具有前瞻性和长期性等特点,需要整体谋划和超前布局,因此,先行的一些资源就位利用的试验性工作显得极为必要。

6)月基天文观测研究

核心问题是:天体物理学:极高分辨率的致密天体精细结构,探索与黑洞相关性;开展活动星系核结构及其核区亮温度的研究,探究

7)月基宏观地球观测研究

8)月基基础科学试验研究

结束语:如果说探月史是一面镜子,我更希望她是一把尺子、一把鞭子,用来“度量”和“鞭策”今天的我们和明天我们的后来者…也许,有一天…嬉戏月球村前景,笑问嫦娥寂寞心?

[返回]

 

【讨论与交流】

 

庞红勋:我们原来沙龙主题是对嫦娥四号进行探讨,今天邹主任的报告,更加全面地对探月工程任务进行了介绍,下面我们围绕邹主任的报告,进行一下交流,大家踊跃提问题,谈想法。

张玉涵:很高兴,邹主任给我们上了这么好的一堂课,使我对我国探月工程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我想提两个问题。

一个是刚才讲到嫦娥四号,登月点选的是月球的对面,大家知道,嫦娥三号我们是在正面,今后到2035年以后建立月球站,我们选择的是月球的南极地区,埃肯盆地。美国阿波罗登月,选择了十几次登月,都是比较固定的登陆区域,有利于经验的积累或者研究。我们对月球所瞄准的这个点,这么分散,前后差了这么远,是从什么角度考虑的?第二个问题,探月小行星,是嫦娥二号发射以后提出来的,因此网上有人说是操作失误,本来是要再撞击一次月球,没有撞成,这种小道消息是真是假,外行人很难搞清楚。我们在座都是搞科学的,是可以探讨的。

邹永廖:第一个问题,科学家希望最好集中一个点把一个区域搞透一点,但是对工程技术专家来说,因为要做很多技术的发展及验证,更希望挑战。在月球正面着陆,很平坦。要么着陆在月球的南极区,要么着陆在背面,如果着陆在背面失败了,不丢人。这是真实的想法。当然,反过来,着陆在月球背面,埃肯盆地中间,确实有它的科学价值,毫无异议。所以是迭代进行,什么叫科学目标?科学目标是技术可实现下的好的科学设想,如果技术不可实现,在中国固有体制论证的时候,是有争论的。当然在论证过程中,科学家有话语权,但他的决策权没有那么大。

嫦娥二号,绝对不是操作失误,为了能保证平台成功,轨道修正设计两三次,最后很成功,修正了一次。完成了既定的科学任务后,发现还剩余很多燃料,可以做很多工作,在嫦娥二号发射大概十多个月,就布置对小行星进行观测,在地面上监测。不是操作失误。

张玉涵:中国的科学卫星,到底是科学家说了算还是工程师说了算?恐怕是值得我们上下考虑的问题。

邹永廖:我从90年代开始参加探月工程论证,我认为过去十几年科学家的话语权越来越重。并不是说航天专家说得没道理。因为科学家有时候,确实没太考虑技术可实现性的时候,提出一些科学设想,技术上实现不了的,从这点上,应该是从迭代的论证过程中,不能说是一概否定他们。

杨俊文:今天这个报告很好,报告了过去的情况和将来的想法,而且有很宏大的规划。我要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要建立科学站,建立月球基地,计划放多少火箭,可以建立科学站,可以建立起基地?

第二个问题,要在月球上活动,第一要有水,现在是计划里面有探测了。第二要有人员,这个好像也有氦3,是不是解决能源问题。还有温度没有办法,温度更高啊,是不是两个极区的温度,适合于建立基地?

在美国,着陆后,从月球上,带回地表东西回地球。我们好像在2019年要回收一些取样的东西,在明年能不能够考虑,比如说开发氦3氦4,有没有可能回收一些研究的东西回来?

邹永廖:我来简要的回答一些。科研站,要多少次任务才能实现?这就是目前科研站要定义规模,如果是仅仅定义几个功能块放在那里,构成相互作用,也称之为初步的、小型的,也许三次任务放上去,工程快,我也可以说是初步型的科研站。如果真正月球站很大的话,没法回答。

中国2035年的科研站,大概四到五次任务,国家没有真正批准立项,四到五次任务,实现初步型的科研站。

第二个,有没有科学派,在整个论证过程中,航科级的专家比科学家多得多,这些论证,实施方案只是很小部分内容,航科级专家远远多与科学家的人数。

第二,在南极选择科研站,仅仅是科学上的价值,工程上的主要原因,我试着回答。第一,在月球南极和北极区,光照的时间非常长,如果越靠近,快到90度的时候,长年累月的光照,温度变化小了。那时候照的,温度白天低多了,晚上照的时间很长,这个时候能源控制就大大缓解了各种着陆器、探测器供应的问题,所以放在南极或者北极,主要是能源供应的问题。

如果在赤道,白天温度很高,大概120度左右,晚上非常低,负150度、160度,相差快300度。所以在南北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源供应。关于水和能源的问题,理论上来说,如果最终大规模开采,才能实现所谓水和能源供应,开始科研站,主要是实验性验证未来的,真正建立科学基地的时候,这些资源是否可以利用?在2035年前的科研站,仅仅是做试验,不可能大规模的开采利用,包括运回来也不可能,运费很贵,除非以后到月球像坐飞机那么便宜。

中国返回样品,有长期的,有中期的,对它能源、稀有气体等等,可以开展相关的研究。

张新民:嫦娥四号在对面,嫦娥五号是月面,怎么考虑的?月背和月面,有区别吗?

邹永廖:理论上可以这么说,首先样品不同,再从技术难度试着回答。不同区域采的样,当然不一样,月球背面采回来的样品,是否真实和阿波罗六次采回来,三次一共九次采回来的一样?或者有多大差别?因为我们九次采回来阿波罗,美国六次,前苏联三次,发现了六种新矿物,等等,月球背面采回来,不一样的话,也许有新发现,从这点不一样。但技术上有什么?理论上,目前都可以实现。但是月球背面只能从中级操控,难度肯定难得多。我们任何一个探测器,首先看得见,控得住,测得准才控得住,确实是,包括很多在座各位都是这方面的大专家了,我相信不言而喻,理论都可以实现,因为月球也是着陆下去,在月面要发射,在月球轨道对接,对接再回来,在月球背面来说,我认为也能实现,但只是难度不一样。

陈斯文:这个月球,现在一般认为是由于小行星的撞击和地球分离出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月球现在当然采的样比较少,可以做些研究,它在出去的这一部分的这个延时,和地球的延时有什么差异?是不是地球某一部分出去的?是不是可以做这个研究?因为地球到底是哪一部分,是太平洋还是大西洋被撞出去的还是哪里?是不是有相同的地方?

第二个,我们做天文观测的话,经常讲测日食,就是太阳风对地球的影响,被月球挡住以后,太阳风对地球的影响就改变了,所以这方面的研究,日食观测,每次有日全食的时候,天文学家包括其他的学者们特别感兴趣,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做地食,地球挡住太阳后,因为地球有磁层,所以有磁场影响,没有磁场的影响下,观测到太阳风的情况有什么变化?可以进行比较。

邹永廖:您这个想法太正确了。我们当时确实想在嫦娥三号做这块工作,但是刚才说了,很遗憾,我们当时有个时间段,被屏蔽,想做,获取它的屏蔽的情况。很遗憾,日控的相机当时出了问题,等日食的时候,不能工作了,想做没做成。

关于月球成因,非常简要说,做过很多对比,这个是模型演化成因的过程,到底哪部分撞击的时候。从早期的,到最后大部分科学家认为,最后现在说这个成分上是一个动量,包括脚动量,包括月球离地球越来越远,每年四公分等等,成分是很重要的因素,但脚动量等等。

目前来说,因为撞击体,大多说的,混融在一起,从目前看,月球成分和地球,地球的演变也非常大,大家也清楚,地球演化程度非常高,现在的地壳和早期的地壳,从动能来说,当时撞击,正对着撞击还是斜着撞击,撞击到什么程度,更多是计算机专家和天文学家一块设计出来的。最后从各种成分来比较,目前不知道,只是一部分,但主要是月漫物质,或者月壳深度物质,和地壳深度物质差不多。但撞击来说,也是40亿年左右,那个时候地球演化没演化这么彻底,所以撞击的时候,可能是刚刚,物质争分也很混沌,如果成分不相似的话,理论首先被否定。当然有差异,差异有个火星大小的撞击地球的原因,因为是一个综合评判。

陈斯文:还有一个问题,撞击以后,现在能不能在月面的岩石,撞击后的温度,当时撞击的温度,能不能反演回去?40多亿年前,撞击地球,是不是磁场,那时候是不是形成了我们的结果?如果撞击后温度很高,如果月球和地球一样,可能有磁场,可能把磁场就给退掉了,这个方面是有人在研究吗?

邹永廖:有,这里面很深的问题,涉及了几大问题,第一,月球样品是有渗磁,正因为有渗磁,所以有全球内容磁场,这方面研究的人还不少呢。

第二,当时地球物质怎么撞击不知道,而且这部分都是容器化,都完全混在一起了,到时候你说现在的月球的,月球这些温度,退磁,你说得非常准确,就是说,那时候弄不好地球还没有磁场呢,因为地球逐步逐步演化,有外核,体面是液体状态才形成的,现在有保护地球的全球性资产。现在理论46亿年,那个时候是否已经形成了内核外核?现在也很难说,所以有人研究,但是呢?现在一些学科研究啊,专得很厉害,但某一个零零碎碎文章,确实很难说这个是月球,是否经过全球性的内比磁层?正因为有,所以可能很短时间,有些物理学家推导,月球的全球性磁场,可能延续了上亿年,是不是这样?不知道。

张新民:在月球上建立基站,一个目标是实验,一个目标是察地。我觉得察地更有意义,更有使用价值,对于现在的发展来说,就是论证这个目标的时候,是否考虑到先以察地为主?

邹永廖:您说得太对了,在论证过程中,天文学家希望观天,空间物理学家、地球物理学家希望看地。但是,从我们科研战略设置的科学目标,对地的项目比较多,但是反过来,对地的项目,科学载荷太庞大、太重,目前的平台,有时候很难实现,所以只能个别的,动不动有时候,有太阳学家也希望上,要一千公斤,两千公斤的东西,所以承受不了。技术可实现下的一个好的科学思想,才能成为真正的科学探测目标。在我们科学论证,对地球观测,只能是宏观,成像的话,一次性成像。

何远光:2020到2035年,刚才讲了,这15年,我们只干一件事儿,就是建月球站,是不是这个进度很慢啊?我们前十年,2010到2020,10年的时间,完成了三个,做成了绕、落、回。我们后15年只办一件事儿,是不是有点慢?如果慢,是技术问题,还是我们科研重点的转移问题?

邹永廖:这里面既有技术,更多是经费,财政部门没那么多钱,还有人,一次任务人员很多,还有周期。美国要载人的话,它也要十年才能实现。

张玉涵:是不是还有一个其他的影响因素?

邹永廖:嫦娥一号2007年发射成功了,很快组织了论证,当时各方面论证,我们用嫦娥一号,直接发生到火星去。事实上是可以。2007年,稍微改造了,2009年发射,论证基础上,在某些层面,勉强可以实现。但最后没有,您说得是有道理,但也不绝对是正确的。我是全程参与了,开始有个老师也说过,1994年的论证怎么回事?我当时不太好回答,因为当时报上去的时候,李总理,包括朱镕基当总理的时候,你现在把月球搬下来,我没精力给你开发,但当朱熔基总理下来前,应该要开展了,所以温家宝上任第一年就开展了探月工程,老领导老专家也都清楚。

何远光:深空的运载是不是没解决?

邹永廖:深空运载没有什么问题,小一点也可以,只是慢一点。运载,可以小卫星,小探测器,也可以大探测器,这不一样,根据任务需求。但是载人需要大运载,目前不具备载人月球到火星,所以慢慢完成,运载能力是有关的。

常德章:大约是在1944年的时候,一个荷兰的科学家,发现了氢是原子核外头有一个电子,这个电子可以正转也可以负转,正转和负转交换的时候,产生1.42G的波长辐射,大约在137亿年前地球大爆炸的时候,地球上充满了氢,那个时候爆炸的话,氢原子已经充满了整个宇宙,根据荷兰科学家推算,他的想法已经在实验室实现了,全世界的科学家认同这样的一个对象。

这样就衍生了对宇宙的起源和宇宙的探测,用天文的办法进行观测的很重要手段,天文台对这个事情非常关心,所以在嫦娥四号发射的时候,有空间中心和哈工大,发射了两科很小的小卫星,上面放了长波的探测,所谓长波,在地球上叫做短波,大约是30兆这个范围之内。

那为什么要把它放在天上观测?因为我们知道地球上,10兆到30兆频率,充满了整个空间,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传播的渗透力很强,所以找干净的地方无法实现观测,天文学家,要想在地面上,来探测到宇宙的起源,几乎是不可能的,就是说137亿年,那个时候的氢的原子核,辐射的1.43G的信号,21波长的信号,传播到现在,正好平均在1兆或30兆之间,我们探测到起源的那些信号

刚才邹主任讲,探月后续的很多任务,还有很多空间发射的这些机会,希望加强各方面的合作。

桂文庄:今天这个会开得非常好,今天听了邹主任做了这样的全面的报告,对我国的探月工程的情况,有个比较全面的了解,对我也是开眼界的事儿。

我感觉到嫦娥工程是我国的一项,应该说历史上的一项伟大工程,很了不起,这个工程呢,是我们科学院科学家倡导,最后得到国家的支持,才成立这样的项目。

那么这样的工程,我们科学院干什么?说实话,刚才邹主任多次讲到,这里头专家都是航天界的,这是历史的过程。整个的这个工程呢,当然我们科学家希望有完成我们科学的目标,我们有很多很多的想法,但科学目标受制于科学发展的限制,所以邹主任讲了好几次,我们科学目标必须在技术可行的条件下才能实现。

这个项目不仅带动了科学目标的实现,也带动了工程的发展,所以意义不光是科学的意义,对技术发展也有巨大的意义,对我们国力的增强,对我国在整个世界上的影响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这样权衡起来,咱们在过去历史的过程中,科学家发了很大的作用,有时候有点埋怨,实际上我觉得是大家共同努力的事情。

由于技术上实现的问题更多更具体,你科学院目标提出来了,最后怎么实现?还是技术来实现?所以技术目标更具体,技术专家参加讨论,毫无疑问应该是更多的,所以我觉得这都不奇怪。

邹主任也谈到了这样的一个想法,我们科学家的话语权要更多一点,应该有更多的经费,比较稳定和持续的经费支持,我觉得这些意见都是对的。而且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我们的技术的发展,这个资金也越来越雄厚的情况下,确实应该逐步的改变过去科学家没有话语权或者话语权很少的状态,应该更多的参与,特别是在航天空间科学的经费和渠道的支持上,我们应该大力的呼吁。

以前只有工程的经费,工作指导,咱们所有的工程,都是只有工程的经费,没有科研的经费。包括什么大科学工程,对撞机什么的都是这样的,工程建起来了,剩下的科研经费你得去找啊。

我觉得过去经费不好找的原因还是国家顶层缺少一盘棋,现在我们空间科学任务,也应该国家从顶层来支持,但怎么顶层支持?谁来当顶层?科技部也是领头参与的一部分。我觉得怎么办?这个事情啊,体制的问题,改革也是个过程,我觉得将来一定会解决的。

另外,空间中心现在改名为国家空间科学中心,我觉得绝不是改一个好听的名字,而是你承担了对国家空间科学发展的更大责任,因此,空间中心也应该去组织各方面的专家来讨论、来提出我们空间科学发展的计划,然后给国家提出可行性的建议,争取能够整合各个方面的这个经费渠道,来支持空间科学发展。空间中心要名副其实地把全院的力量甚至全国的力量整合起来,发展空间科学。

庞红勋: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沙龙说到这里,谢谢在家。

[返回]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