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集公众科学智慧交流科学思想见解
  • 点燃科学智慧火花构建互动交流平台
科学智慧火花
科学前沿学术沙龙
查看评论  0                

科技创新驱动老年健康服务发展

主办单位: 中国科学院老科协
承办单位:中国科学院老科协文献情报中心分会
举办时间:2018-06-14       【字号: 访问量:

目录

简介
致辞
主旨报告
交流与讨论
结论与建议
主要专家简介:
  1. 刘会洲: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主任,研究员
  2. 崔宝善: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老年健康服务分会会长,原副部长,教授
  3. 于建荣: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信息中心,主任,研究馆员
  4. (以下按姓名拼音顺序排列)
  5. 曹一民:中科院建筑设计研究院,高工;建筑设计。
  6. 崔淑兰: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副研究馆员;文献数据库。
  7. 董丽琴: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副研究馆员;文献参考。
  8. 冯京敏: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副研究馆员;资源建设。
  9. 何绍熹: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高工;文献处理技术。
  10. 黄素霞: 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副研究馆员;参考咨询。
  11. 李志毅:中科院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副理事长。
  12. 林  曦: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分会副秘书长,研究馆员;情报研究。
  13. 刘会洲: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主任,研究员
  14. 刘峻明: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办公室主任
  15. 孟广均: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研究馆员;图书馆学基础理论。
  16. 孟连生: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研究馆员;资源建设。
  17. 欧阳玉梅: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副研究馆员;资源建设。
  18. 宋秀芳: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副研究馆员;学科馆员。
  19. 孙成权: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理事长,研究员;情报研究。
  20. 夏  源: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研究员;情报研究。
  21. 徐引篪: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研究馆员,文献情报中心前馆长;图书馆学情报学。
  22. 王宝成: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副研究馆员;情报研究。
  23. 王  跃: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硕士研究生;生物医药领域情报研究。
  24. 王友琴: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馆员;资源建设。
  25. 张春阳: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老年健康服务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卫生事业管理、老年保健医学。
  26. 张  钢: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常务副主任;老龄事业政策法规研究。
  27. 赵会峰:元合医院,执行院长;卫生事业管理、健康管理、神经外科疾病。
  28. 张  钢: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常务副主任;老龄事业政策法规研究。
  29. 张洪峰: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离退休办公室主管
  30. 曾  燕: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业务处长,研究馆员
  31. 赵会峰:元合医院,执行院长;卫生事业管理、、健康管理、神经外科。
  32. 周宁丽:中科院老科协文献情报分会秘书长,研究馆员;情报及其技术研究。

展开

【简介】

 

随着人口转变和社会经济发展,人口老龄化已成为世界性问题。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老年人口数量最多,老龄化速度最快,应对人口老龄化任务最重。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不断满足老年人口持续增长的养老服务需求,既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迫切需要,也是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加快发展老年健康服务,是健康老龄化的核心内容之一。以科技为核心要素的养老方式可以为如何在老龄化和高龄化的人口结构的变迁中找寻到老年健康服务的可持续性和可拓展性发展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返回]

 

【致辞】

 

刘会洲:我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大家也越来越关注老年人的健康问题;作为个人来说,也逐渐进入了这个阶段,深深感觉到老年健康的重要性。今天非常荣幸在这里举办这个老年健康的学术沙龙,大家在一起共同探讨,围绕着如何运用科技来促进老年健康事业的发展,我在这里希望这个会议能够取得圆满成功,也祝大家在这里能够心情舒畅,畅所欲言,大家共同来为我们国家老年健康事业的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

[返回]

 

【主旨报告】

 

[报告一]

崔宝善:智慧医疗服务在军队干休所老干部中的应用

军队的老干部是国家的财富,大家现在进入到高龄期,高发病期,而且现在疾病缠身,躯体残障,自理能力下降,现在特别需要医疗保健。党中央、中央军委非常重视老干部的医疗保健工作,十分关心老干部的医疗保健工作。根据军委的指示要求,利用信息技术来开展工作,创造全新的保健模式,创建了军队老干部医疗保健网络服务平台,该平台重点目标在于解决1200多个干休所信息化管理的问题,还有十多万老干部的网络化医疗服务问题,还有2100多个医疗网点联动救治问题等等。

该平台总共花费8年时间建成,包括三大部分、15个子系统、124个功能模块,构建了结构合理,功能齐全军队老干部的网络保障平台。其中,干休所卫生信息管理系统涵盖了干休所所有的医疗功能,实现智能化管理。医院网络医疗服务系统,动态跟踪随访,强化医院和干休所的协同,达到了信息共享和一体化保障,医院和干休所能形成一体化的保障,全方位为老干部开展可靠的网络服务。同时,通过全程慢病管理,启动联动机制,快速有效的为老干部进行干预和救治,被老干部称为“生命卫士”。机关保健管理决策系统,动态掌握老干部的所有数据和保健情况,为决策提供一些依据。

功能和应用方面,平台总共拥有十几项功能,包括健康档案动态管理、挂号就诊网络预约、检验检查网上申请、门诊会诊视频指导、诊疗信息适时查询、家庭病房直通医院、上门保健移动服务、慢性疾病智能管理、生理参数远程监测、康复照护上门实施、心理保健全程服务、用药安全及时监测、教学培训整体支持、日常管理精细清晰、以及机关决策精确高效等。

目前,军队老干部医疗保健网络服务平台已在全军1120个干休所和40多家医院在推广应用,并且举办了50多期学习班,在中央电视台等主要媒体也作了报告,通过了我们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这个平台开创了院所联动全过程、保健服务全方位、科学管理全要素的网络医疗保健服务新模式,提高了老干部生命生活质量,深受老干部的欢迎。

在未来,随着多项医药信息化政策的出台以及医改的不断深入,医疗行业在发生一些战略性转变,智慧医疗是实现医疗行业的战略性转变的重要手段,健康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将是发展的主要趋势。

健康大数据方面,首先是医疗设备大数据化:医疗机构将大量的病人病情、医学临床、病人病症、健康程度、诊疗结果等各种医疗及病人的行为数据化,通过一定的智能设备来检测与分析这些数据,最终给出相应诊断。这些智能设备,包括可穿戴医疗设备及传感药丸等。此外,穿戴式装备能帮助我们选择健康的生活方式,并解决特定的疾病管理,如COPD、心律不整、气喘、疼痛等,包括健康智能手表、穿戴式疼痛管理装置、穿戴式心血管疾病管理装置等。二是数字人及数字人家庭:从家庭到个人,健康大数据一方面显示每个人的数据,另一方面与医疗机构相连接,将个人包装成为数字人,每个数字人在家庭内互相链接。同时,人工智能及机器人也会是医疗健康发展的一个方向,未来的每个家庭或者个人都会配一个健康保姆,时刻监控每个人的健康状况。三是健康大数据存储人的一生:未来,人类从出生开始就有一个自己的数据模型,数据全部接入医疗、保险、社区、学校、企业等机构与单位。

人工智能方面,人工智能(AI)将在医疗上扮演一定的重要角色,将成为未来医疗保健领域的主要趋势之一。精准医疗和降低成本的需求,将是AI在医疗产业的主要驱动因素。AI将促进医疗保健的转型,从医院工作流程到健康诊断,从而提供自动化过程、促进工作流程效率并提高诊断准确性。例如,远程影像诊断中心利用“腾讯觅影”辅助医生诊断肺结节;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针对甲状腺超声影像数据的特点对算法进行改进和优化,并利用获得的大样本对计算机进行训练,联合测试结果显示,诊断准确率可达85%以上。

最后是机器人。机器人正在改革医疗世界,借以提高医疗生产力和减少常规错误,因此增加了对医疗援助和自动化机器人的需求。据预测,到2020年有四分之一的医院的病床,将配置机器人来处理费时费力的工作,并可降低错误率。同时,医疗机器人可用于康复和物理治疗,例如:仿生学、外骨骼机器人、下一代可穿戴式机器人,以支持老年照护、自闭症(即增强社交能力),预测到2025年,80%的外科手术很可能由机器人完成。目前国际上已形成产业化或具备产业化趋势的是手术机器人和外骨骼机器人两类医疗机器人,其中直觉外科公司是手术机器人领域的领军者,其产品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系统占据全球一半的手术机器人市场;以色列ReWalk是外骨骼机器人领域的代表性企业,超过10年的技术积累使公司产品具备竞争优势。此外,还有PARO情感陪伴照护机器人、日本床边照护机器人等。步入高龄化社会,通过“养老机器人”照护老年人成为未来的趋势。机器人可以通过镜头辩护老人行为,并可进行身体健康数据分析、远程医疗救治、提醒何时该吃药了,还会随歌曲起舞,陪老人互动、聊天解闷,还能端茶倒水、测血压、紧急呼救等。目前,国内首创第三代全自动护理机器人在芜湖问世。

我国的智慧医疗还处于探索阶段,在老年健康服务中的应用前景和范围非常广阔,为老年人提供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医疗卫生服务。随着各种技术的提高和关键问题的突破,必将在老年健康服务的应用中取得更大成就,并对医疗卫生行业,乃至全人类的健康产生重大影响。

[报告二]

于建荣:科技创新助推老年健康

中科院上海文献情报中心成立1953年,整个架构是做生命健康科技智库。健康产业一直是中心重点关注的领域。从2012年开始,中心开始跟踪老龄健康问题,从开始的中国科学院学部咨询评议项目“维护老龄健康面临的挑战与对策”,到后续“上海健康服务产业发展的战略研究”、以及上海市科委“基于人口老龄化的上海产业发展研究”,并且参加了三届中国老年服务健康促进大会(分别在北京、上海和南通),并做了主题报告。以上些活动的参与让我们整个团队的情报研究对老年健康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此外,《中国老年健康现状及发展报告》蓝皮书也得到了中央有关领导的批示。未来希望每年都将正式发布系列蓝皮书。

从情报角度来看老龄化问题,全球老龄化趋势难以逆转,2017年,全球60岁及以上人口已经达到10亿,中国现在2.4亿。一般来说60岁以上占10%就是老龄化社会,而中国的数字是14.3%,这个数据非常惊人。预计2050年,60岁及以上人口全球约占10%,再看一下中国的数据,预计达到34.1%。随着各种生活条件、环境、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的年龄越来越高寿,老龄人口越来越多。

中国不仅老年人口最多,同时发展速度也是最快的,对2015年和2050年的抚老比和抚幼比作比较,可以发现抚老比在上升,抚幼比在下降,现在放开二胎政策了,年份延长以后,整个人口下降率还是非常厉害的,抚幼比是持续下降,但是抚老比是增长的。此外,针对中国的汉族人口分析发现,汉族的比例整个往下走。此外,从各国人口年龄中位数的变化趋势1980年、2015年以及2050年的比较中,中国排在第四名,可以看到老龄化的趋势是非常严峻。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我国的老龄化问题和形势越来越严峻。

老龄对全球社会带来了多角度的挑战,全球健康、生物技术、医疗服务系统、创新生态系统,包括劳动力与就业,还有社会保障体系艺术与文化,未来政府等等,涉及到很多很多问题。首先是健康问题,而不是治疗,所以在健康产业这块应该投入更多的支持。健康问题是老龄化面临的首要问题,我们老年了,但是一定要健康,这里列出了前十位死因疾病在60岁以上人口中造成的寿命损失年龄,所以健康的问题是老龄化面临首要的问题。

科技养老成为国家应对老龄化的重要战略,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促进科技养老,例如“健康中国2030”。科技创新如何助推老年健康?首先是有效利用智能养老监护设备,包括机器人等等,主要提供情感上的陪护。此外,智能可穿戴设备,例如智能手环、智能手表、智能拐杖等。此外,还有提供实时监测的设备等等。其次是人工智能以现代家庭生活辅助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以智慧养老服务平台为例,目前技术的发展可以实现智慧养老,通过互联网医疗还有大数据,完全可以推进养老进程。此外,档案数据非常重要,因为中国人口比较多,如果能做到精准地通过互联网实现实时监测、对症下药,这对缓解老年人看病、治病难问题有非常好的帮助。最后,养老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首先是企业,需要企业在科技产品的智能化,易用性等方面做到极致,为老年人提供好用、能用的产品。同时,政府的支持也非常重要,为全社会老龄化问题提供体制保障。最后,也离不开家庭。企业、政府、家庭共同努力,一起助推老年健康。

目前,养老科技产品与模式亟待进一步改进。产品应用方面,现在很多科技产品都是针对某一个点,不能形成统筹规划;同时,用户体验有待提升,还有是商业模式尚未成熟,产品同质化非常严重,真正相关落地的比较少。此外,整个医护资源、健康档案,慢病管理等医疗数据实时共享未开放,不能形成有效整合。

未来,科技养老一定要注意以下问题:适老设计、价格适中、功能完善且简单易用。最后,家庭与社会的关爱与温暖是永远不可替代的。

[返回]

 

【交流与讨论】

 

孙成权(书面发言):首先非常遗憾由于工作和家庭原因不能赶来参加活动,因此委托周宁丽老师转达几点建议,供各位专家讨论:首先,老龄化社会是世界各国都面临的重大问题,以目前的科技创新来进一步推动我们的健康养老,目前的工作以及成就都是令人瞩目的。比方说现在的互联网、联动型的养老,都可以很好的解决咱们养老问题,解决目前社区养老、居家养老等等实际性的问题。尤其现在提出精准医疗,可以减少病人的痛苦,同时还可以避免追求过度医疗等问题。

其次,老年人健康事业更需要深化政府体制的改革,要否定健康产业的传统思维,例如教育、医疗产业化等等思维,现在应该取消对保健品的审批,废除保健品行业以及相关的产品,要以药品来对待,或者从食品管理的程度来对待,不让企业采取“打擦边球”的做法来开发保健品等产品,不要忽悠老百姓,祸国殃民。

最后,老年健康服务是一项系统的工程,不仅需要持续的创新科技,也要在社会环境,服务政策,服务模式等等方面进行密切配合,要相辅相成,进一步加强整合医学的推广,加强全科医生在社区养老服务的地位和作用。

李志毅:首先,大众文化的认知是非常重要的课题。中国人传统的养生保健观念和文化深入人心。老年人更是如此。所以,保健品需要有科学的解读,尤其是针对老年人的保健品,需要由科学家去解读和普及。另外,老年人看病难的问题需要全社会共同关注。

中国的问题不能完全用国外的套路,包括养老制度,我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儿童、青年、老年,不同阶段都能够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来体现出我们的优越性,让人家感觉到我们有获得感,幸福感,那就是要发挥社会优势。就是全社会的协调能力,希望未来军民结合、中央地方结合,社会各界参与进老年健康服务中来,以攻关的态度来找出解决问题的出路,有助于推进我国健康养老事业的科技发展和决策方面的进一步深入、广泛地应用研究。

孟广均:随着科技的进步、社会的发展,人类的寿命都延长了,对于“老龄”的定义若仍维持在60岁,是否偏低?我认为60岁到70岁正是最好的时候。所以,建议将60岁作为老年人的标准提高,是否考虑往后推迟十年、二十年,到70岁或者80岁?

曹一民:不能将老年人只看作是社会的负担,老年人同样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建议改变大众对“养老”的认知,提倡“愉快养老、积极养老”,老年人尤其是科学院的老同志,应组织、联合起来,发挥余热,积极参与社会贡献。

此外,目前,当代人的疾病主要两个趋势,一是“富贵病”,例如糖尿病;二是医疗性疾病,是由过度医疗造成的。因此,提倡治未病的概念,老年人要愉快的、有尊严的活着。

徐引篪:科技创新帮助养老的工作,很受启发。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首先科技发展产生那么多养老设备、工具,到底由谁来使用这些设备、工具来帮助老年人服务、养老?这是个社会问题。企业可以负责生产产品、设备、工具等,但是之后的负责使用由谁来执行,值得深思。另外,老年人的心理健康问题同样值得重视。老年人的心理存在焦虑等问题,需要有专门的机构对该问题进行疏导。

目前,科技的发展非常好,也让很多老年人看到了希望。但是只有这些仍不够。老龄健康面临很多挑战。我们还需要看到科技创新之外的努力。希望未来能看到更多的实例,看到更多的类似崔部长“军队老干部医疗保健网络服务平台”这样的服务平台,明确解决了什么样的问题,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夏源:今天学习了很多,尤其是军队中对于疾病的治疗、护理的智能化的系统等。现在智慧医疗服务的系统主要是军区干休所到医院,在治疗和护理等方面,系统已经在全军实施。未来希望能在医疗保险、社会保险系统中得到全面实施,惠及百姓。

另外,保健品问题。老年人追求身体健康,对保健品非常追求。但是保健品这个行业是非常复杂的,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对这个问题要好好的抓一下。

黄素霞:马云已经建立了一个智慧养老院。现在,社会上目前养老院差别非常大,知名的如“泰康之家”价格昂贵,动辄百万;而价格低廉的养老院管理非常糟糕。提出一个建议,科学院技术、资金力量强,能否像马云那样建立一个智慧养老院?

崔宝善:保健品是一个社会问题,它能起到一定调节的作用,但是它不能治病,往往宣传保健品包治百病,所以很多老年人上当。保健品一般是指食品,现在有一些保健药品、保健化妆品、保健器械也有很多,包括睡眠床,广告也特别多。一般情况之下我们提倡,老年人要做到合理营养、适量运动、相应戒酒,最后是心理平衡,心理健康很重要,心态要好,多交流,做好心理调节。现在提倡保住90岁,争取100岁。

周宁丽:科技养老的发展让人兴奋,令人感到“无老之忧”!如此先进的、网络化、智能化、个性化的老年精准保健及其服务系统,足以保证今后的老年人可以“足不出户、点点键盘、摇摇手机”就能全方位地享受到由网络、技术、大数据,机器人以及医疗诊断与医药、营养指导等构建的高端健康护理。但是,科技养老产品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成本高昂问题,二是应用周期及应用范围问题。建议相关的企业等就目前从整个国家和社会上老年人健康的状态,以及我们老年人承受的能力两个角度来考虑,从技术、产品、产业切入,是否可以提供便携式的、低成本的、民用化的、更适合于老年常见病的监控,或者是治疗、护理等等产品和技术的研发,例如助视、助听、助步器;还有可穿戴式的监测产品,另外像护理机器人等,可为瘫痪、行动不便的老年人提供生活帮助和医疗护理。

第二,希望在这些科技养老产品之外,提供老年心理呵护服务。科技产品毕竟都是冰冷、没有感情的,而从老年人的角度来讲,不光需要仪器设备的帮助,或者医疗医药的帮助,更大一部分,至少有一半还需要心灵上、情感上的帮助。希望政府更多的在养老模式、养老观念等方面,一个是提倡,一个是资金的投入,来改变目前传统的物质养老观念和单一的养老模式,从精神层面上进行养老。比如,在老年人群中更多地倡导和推广文化养老、娱乐养老、运动养老,在社会、工作、家政等方面发挥余热作用以及民间的抱团养老、搭伴养老等新型的养老方式。养老观念的更新,养老模式的多样化、丰富化和绿色化,能够对我们老年健康、老年保健起到“软黄金”的作用。

张钢:解决老年人问题需要国家搭建更好的平台。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将在今年12月举办一次国内跟国际的老年经济论坛,给各省市、不同的企业家搭建好平台,来解决诸多老年的问题。

张春阳:近年来,我们老年健康服务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尤其是今年,我们跟中国老年事业发展基金会紧密的合作。中国进入少子时代,老年照护的问题是我们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前一段时间我们在研究老年人的长期照护问题,政府也很难负担得起,社会力量也很难参与。长期照护重点是服务谁?谁服务?谁付费?

赵会峰:目前正在筹划一个医院,在老年健康方面,希望未来能把老年工作做好,真正为老年人享受最新的以来成果,让老年人能够老有所养,老有所医。

[返回]

 

【结论与建议】

 

与会专家们通过热烈讨论后一致认为,开展老年健康服务须特别注意相关问题:

(1)我国科技及其创新在养老领域取得的巨大的发展让人兴奋,更让老年人看到了希望,应进一步加强网络化、智能化、个性化的科技养老、保健系统、平台、仪器设备、工具与技术产品的研发、推广、运用与保障等,在政府的统筹规划下,积极让社会、家庭与个人都参与我国的老年健康服务;

(2)随着社会进步和科技发展,老年人的寿命得以延长。因而,对老龄人的生理年龄的认识和定义应与时俱进、不断更新;

(3)老年人的心理健康问题同样非常重要,应注重老年人心理呵护和精神层面的健康,各级政府部门应高度重视和加大投入,积极开展“养老观念转变”、“养老模式创新”等相关研究和宣传、倡导工作;

(4)保健品问题,不仅仅是老年健康问题,更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国家相关部门应重视并采取有关措施,有效地控制目前保健品的混乱局面。

[返回]

 
查看评论